<span id="5agqb"></span>
  • <wbr id="5agqb"><del id="5agqb"><listing id="5agqb"></listing></del></wbr>

    1. <s id="5agqb"></s>
      <i id="5agqb"><nav id="5agqb"><legend id="5agqb"></legend></nav></i>
      1. 言情小说网 > 麻衣相师 > 第460章 七个女人

        第460章 七个女人

          没等我说话,灵瑞先生抢着说道:“那是自然,你们也没打听打听,李老前辈师承……”

          这一句,所有人的耳朵全竖起来了,而我立马咳嗽了一声。

          这里能人异士这么多,西洋镜拆穿可就尴尬了。

          灵瑞先生听见,立刻改了话头:“也没必要说给你们听。”

          周围的人顿时泄了气,但越欲说还休,他们这心里也就越跟被猫挠了一样,对我更好奇了:“老前辈?这个岁数,是哪门子老前辈?”

          “更要紧的是,活人怎么可能有神气?”

          “倒是听说,有个城隍神是活人来当的,但统共也只有那么一个,不能就是他吧?”

          “那城隍神倒是也姓李……可城隍神管理手下的事务还来不及,怎么有时间跟咱们来趟四相局的浑水?”

          “不管怎么样,这个李北斗看着年轻,背景却一定很深,咱们大家多留心眼儿,可别得罪了他。”

          程星河喘够了气站起来,一脸得意:“七星,你这下子算是狗熊掀门帘——露了一手,能在这地方站稳脚跟了。”

          哑巴兰也一副解气的模样。

          可秃老头儿不依不饶,眼神惊疑不定,像是想把我穿过皮看到骨一样,像是不甘心,手里也有了其他的动作:“不说?那你就是心里有鬼,不敢说吧?咱们四相会,可不收来历不明的人!”

          我看出来了他眼里的凶光和身后的煞气,只怕他刚才丢了面子,还想再弄其他东西对付我,把丢了的面子找回来。

          白藿香立刻露出了担心的目光,用眼神示意我不能再行气了。

          我心里门儿清,刚才托赖了人参养气丸,才能运用出那么多行气,这下再调用行气,恐怕就得当场掉底子。

          这老头儿是个硬手,现如今,得见好就收。

          于是我直接来了个破桌子先伸腿:“早就听水先生说,这四相会人才济济,我还有点不信,今儿这么一看,连稀罕的煞都四处溜达,还真是名不虚传,不过嘛……这养煞不容易,且养且珍惜,还是得照看好了,养了这么长时间,被一下捏死,我都觉得可惜。”

          果然,这话一出口,秃老头儿背后的手顿时就凝滞住了。

          确实……煞本来就难找,更何况养的这么好,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心血,结果本想拿这个得意之作给我下马威,却直接赔进去了,我的本事他也看见了,万一真的再赔进去一个,他上哪儿哭去。

          我心里暗笑,其实这还是以前老头儿教给我的,说见了客人,千万不能露怯,气势一定要做足,破袜子上几个洞就你自己知道,只要你气势把人压住,让人服你,买卖也就做成了一半。

          面对刁难,也是一样——不是西风压倒东风,就是东风压倒西风。

          秃老头儿终于不吱声了,我装出了大人大量不计较的模样,越过老秃头,就坐在了议事厅里。

          这下,周围的人更是快炸了:“你看那个气势——完全是大人不记小人过,根本就没把祝童生放在眼里!”

          “祝童生这下面子是全没了——惹谁不好,来踢这个铁板?水先生相中的,能是善茬吗?”

          “活该——大雁没打成,反被大雁啄眼睛。”

          “不过祝童生毕竟是那里的人,也没那么好对付。”

          果然,这就是灵瑞先生让我小心的那个祝童生,不过,“那里”?是哪里?

          老秃子脸色跟霓虹灯一样变来变去的,可他摸不清我的底细,作为老人精,也不敢再次轻举妄动,只好咬着牙,装作没听见,也进了议事厅。

          我坐定了,倒是想起来了刚才那个煞扑过来,像是怕什么东西,心里有些疑惑,就看了看自己胸口,一看,是挂着阿满的金箔——和之前从汪景琪那拿到的兽头铁片。

          那个煞,怕的难道是这个兽头铁片?这玩意儿到底是个什么来历,连煞都忌惮?

          正这个时候,周围忽然安静了下来,有一种带着压迫感的气势,就跟上学的时候,校长来巡视的感觉一样。

          我一回头,就看见水百羽来了。

          他还是那个仙风道骨的模样。

          他这么一出现,所有人都正襟危坐,连祝秃子也不再刺头了。

          果然,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只有他镇得住场子。

          水百羽上了主位,先对我笑着点了点头。

          其他人一看,水百羽真的对我这么另眼相看,盯着我的眼神,更是羡慕嫉妒恨了——还有忌惮。

          水百羽接着就把我介绍了一下,还把水天王庙的事情着重介绍,大家掌声如雷。这下,像是真心的。

          接着,水百羽就问起了白虎局的线索。

          一个文质彬彬的先生连忙就把最近的线索说了一下——水天王庙的事情看来确实不是白虎局引起来的,已经被我查清楚了。

          但是还有几件事情,也像是犯了白虎煞,跟白虎局有关。

          这几件,分别是南五坡别墅群接连死人的事情,华兰茶馆接连跳楼的事情,还有望水坡七个女尸相继被水卷出来的事情。

          这几件事儿,都要着重查一查。

          看来他们是认定了,白虎局就在这附近。

          白虎主杀——真要是白虎局的所在,一定会有白虎煞,也就是连环的离奇死亡,水天王的事儿上,连环死了五个人,所以才被疑心和白虎煞有关。

          那个文质彬彬的先生说着,就在墙上放了投屏,给大家看出现凶事儿的风水。

          确实,都是几个穷山恶水——那个南五坡别墅群正在个猛虎吞食的咽喉处,住横死,华兰茶馆则是伥鬼抱幡,地势在两个狭长的山路中间,确实容易出现找替身的凶事儿,而望水坡——我眼睛倒是一亮,那个地方,有一点地势,跟四相局的下山虎尾很相似!

          水百羽看了一遍地形,点了点头,露出个若有所思的表情来,目光灼灼的看向了我:“李先生看来,这些事情,哪一件像是跟白虎局有关联的?”

          卧槽,难不成刚才我眼里一瞬间的失神,他都能看在眼里?

          于是我只好说道:“没到实地,没法确定,不过,我倒是对那个望水坡七具女尸的事情有兴趣。”

          水百羽一听,立刻点头:“既然如此,那就请李先生来查看望水坡的事情吧!当然了,你才入了咱们四相会,得先给你找个帮手……”

          灵瑞先生一听激动了,巴不得举手毛遂自荐,可没想到,那个祝童生先开了口:“我去。”

          啥玩意儿?

          这话一出口,周围的人都愣了愣。

          程星河低声说道:“那老秃子恐怕是老狼找羊交朋友——不存好心。”

          他就这么想探我的底?

          水百羽目光闪动,倒是点了点头:“那就有劳祝先生了——李先生新入四相会,还得靠你提点。”

          祝秃子冷笑了一声:“不敢当。”

          这声音拖的很长,显然是不怀好意。

          果然碰上狗皮膏药了。

          散了会,灵瑞先生倒是有点担心:“李老前辈,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个祝童生阴招用惯了,做人又邪,这次当着这么多人颜面无存,您跟他这个梁子结下,可一定得防着他点。”

          邸红眼也跟着凑热闹,顺便跟着卖好:“是啊,冤家宜解不宜结,大家都是四相会的人,要不,我过去给你们说和说和?”

          屁话,这个老秃子摆明是看我不顺眼,对付这种人,越发不能软,压他一头,他才不敢掀波澜。

          不过他还是次要的,找白虎局才最要紧,我就问灵瑞和水百羽,有没有关于这个望水坡七具女尸的具体资料。

          灵瑞早拿来了个文件夹:“这件事儿,别说,是有点邪——怪就怪在,那七具女尸被水卷上来之后,脸上都是带着笑的。”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