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5agqb"></span>
  • <wbr id="5agqb"><del id="5agqb"><listing id="5agqb"></listing></del></wbr>

    1. <s id="5agqb"></s>
      <i id="5agqb"><nav id="5agqb"><legend id="5agqb"></legend></nav></i>
      1. 言情小说网 > 暮虎识香 > 第四章 水井换媳妇

        第四章 水井换媳妇

          农村的男青年过了二十五,找对象就很难了,打光棍的几率几乎近九成。虎老七为了自己的婚事着实伤透了脑筋,拜月老,求菩萨,最后还找了一个能掐会算的人算了一卦。

          “你这辈子打不了光棍,你的姻缘就在你家正东!”

          “什么时候?”

          “大旱之年!”

          “会有儿女吗?”

          “儿女双全!”

          “我的媳妇好看吗?”

          “万里挑一!”

          ……

          从那以后,人家都盼望着风调雨顺,虎老七却盼望大旱之年!你别说,在虎老七二十六岁的时候,他的家乡真遭遇了一场大旱。到了五、六月庄稼最需要水的月份,两个月内竟然一场雨没有下,玉米和高粱叶子枯黄,就连屯里的公用的两口水井都打不上水来。

          整个屯子一共有三口辘轳井,有两口是公用的,还有一口却是虎老七家自己的,那是他那土匪爹留给家里唯一的便利。

          公用的两口井每隔几天才能打上一些水来,根本无法满足整个屯子的需要,而奇怪的是虎老七的水井却一直井水充盈,水质还特别好。

          整个屯子里和虎老七家都不太走动。那年头谁家出横事(非正常死亡)都认为这家有邪祟,不吉利,虎老七家少亡了四个孩子,被枪毙了两个人,所以大家都不愿意和他家扯上关系,就是在生产队干活,大家也都孤立他。

          水是生命之源,不可或缺。一开始大家凑合凑合还能对付过去,可时间一长,大家都受不了了,于是有人去和虎老七商量,让他把家里大门敞开,大家可以随时去他家院子里的水井打水。

          虎老七根本不同意。他不喜欢本屯子的人,甚至有些恨,他们能不能吃上水和他没有任何关系。虎老七用井里的水把自己园子里的菜浇得湛青碧绿,西红柿、茄子、黄瓜、辣椒等蔬菜吃都吃不完。虎老七勤快,起早贪黑从家里挑水,把自留地也伺候得让人羡慕眼红。

          来和虎老七交涉的人越来越多,可虎老七根本不买账,就连屯子里南北队的两个队长都被他撅了回去。

          换了一般人,估计早都挨揍了,可虎老七却没人敢动。很多人善于欺负弱小,遇到虎老七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狠人,不是自己一家的事情,没人肯舍命出头。

          虎老七家东院是南队生产队长车大军家,是虎老七唯一给些面子的人家。虎老七的胡子老爹和二哥死后,人们都躲得远远的,只有车大军看不过去,帮忙张罗着下了葬,而且还搭了几块棺材板。

          缺水的问题越来越严峻,大家不敢对虎老七怎样,于是开始逼车大军去和虎老七谈判。车大军曾经去谈过,虎老七很客气,说道:

          “叔,我给你面子,你家过来挑水我不管!剩下的人谁都不好使!”

          车大军费劲了口舌,虎老七翻来覆去就是那一句:“我爹和我哥死了都没人帮忙埋,我凭啥管他们?除非那些人都去给我爹嗑三个头,不然没门!“

          让大家给杀人犯、胡子磕头,这根本不可能,车大军没有和大家说,怕引起众怒,不好收拾。

          过了两天,整个屯子里的人凑了一些东西,让车大军再次出面,车大军被逼无奈,硬着头皮再次来找虎老七。

          没过多久,车大军带着东西摇着头从虎老七走出来,大家心凉了半截,知道没谈成。有的人开始愤怒,几个年轻人甚至准备冲进去和虎老七拼命,最后被各自家里的老人拉住。

          南北队几个有主意的人聚在一起商量了一阵,最后决定还是把情况反应给公社。可整个公社都处在大旱的困难时期,领导们忙得焦头烂额,根本没时间来处理这件事。公社书记最后给了一句话:“车大军,虎老七是你们南队的社员,你来解决,解决不了,把你队长撸了,解决好了,让你去大队当副大队长!”

          车大军没有了办法,再次硬着头皮走进虎老七家。

          “老七啊,你看磕头这事肯定是不可能的事,要么你再提一个实诚的条件呗?”

          “就这条件,我就是要看看是渴死事大,还是磕头事大?!”虎老七不松口。

          “你不答应,叔这队长也干到头了!”车大军这句话说出来,眼泪都流了出来。

          “叔,我想想,你晚上再过来吧!”虎老七记着算命人的话,娶媳妇就在大旱之年,他仔细琢磨了,这口井很可能就是他娶到媳妇的筹码,但是又不能操之过急。

          晚上,车大军又来到虎老七家,虎老七也不绕圈子,对车大军说道:”叔,还真有个条件能解决这件事!只要我能娶上媳妇,水井我立马交给队里管!”

          虎老七说完,车大军苦了脸,傻楞在当场。

          车大军怎么也没有想到,虎老七提出的条件居然是给他娶媳妇。他们屯子不大,二百多户人家,靠山山不大,靠水水不肥,没有水田,主要农作物就是玉米,是全公社最穷的村。

          整个屯子平地少,山坡地多,粮食产量一直上不去,年年吃返销粮,外地的姑娘没人愿意嫁过来,本屯的姑娘都想嫁到外面去,所以屯子里有二十几个光棍,娶媳妇是很多家最头疼的事。

          “叔,就这个条件,谁再说啥也没有用了,行就行,不行拉倒!”虎老七看车大军欲言又止,直接封了口。

          “好吧,我和大家商量商量!”车大军叹了口气,往门外走。

          “对了,叔,我忘说了,我可没有彩礼,也不定婚,行了直接扯结婚证,我把井交出去,写纸按手印,不行,以后谁来也不好使!”虎老七索性把条件全部说清楚。

          车大军出来,把虎老七的条件一一说出来,屯子里的人顿时炸开了锅。

          “和他死爹一个德行,就是个活土匪!”

          “谁家姑娘嫁给他家不是瞎了眼?家里穷得耗子都不呆,还有个傻哥哥,提这条件不是狮子开大口吗?”

          “不行就直接动手得了,咱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一个啊?”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