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5agqb"></span>
  • <wbr id="5agqb"><del id="5agqb"><listing id="5agqb"></listing></del></wbr>

    1. <s id="5agqb"></s>
      <i id="5agqb"><nav id="5agqb"><legend id="5agqb"></legend></nav></i>
      1. 言情小说网 > 暮虎识香 > 第五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

        第五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

          大家的火气越来越大,车大军反而平静下来,蹲在地上吧嗒吧嗒抽烟袋,不知在想什么。

          终于有几个年轻人的血液沸腾起来,一起冲向虎老七家,还没到大门口,就见虎老七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虎老七,你不让大家活,就别怪咱们乡里乡亲的不讲情面!”带头的青年把镐把向地上使劲一撞!

          “去你妈的王嘎子!俺自己家的井自己用,咋就不给你活路了?反正我是没爹没妈,没老婆没孩儿,谁他妈的敢进来,我就打死他狗操的!”虎老七面部狰狞起来,端起一支洋炮,枪口对着众人。

          虎老七其实压根就没打算开枪,就是大家冲进来,他也不会开枪。打死人要偿命,他还没活够呢!但是他知道,没人会怀疑他的话,因为他爹是杀人不眨眼的胡子,没有人会拿自己的命来冒险!

          大家停住脚步,互相看了看,尽管骂声吵闹声不断,却没有人再往前走一步,甚至有的人还偷偷地小步向后退。

          屯子里的老人也赶了过来,各自把自己家的孩子拉了回去,用武力抢占水井的办法彻底熄火。

          “屯子里谁家有待嫁的姑娘,都来抓阄吧!”车大军似乎想明白了,不紧不慢地说道。

          家里有待嫁姑娘的人家如同猫被踩到了尾巴,都情绪激动起来,苗老大更是直接开骂:

          “车大军,你这是出的什么断子绝孙的主意?你他妈不会是虎老七走狗吧?”

          “再说也不公平啊?有姑娘的倒霉,没姑娘却占便宜了!这根本不合理!”又有人忿忿不平。

          “我们家姑娘嫁出去,得来的彩礼还准备给我儿子娶媳妇呢!他一毛不拔,我儿子不就得打一辈子光棍啊!”

          ……

          车大军不急不恼,吧嗒吧嗒地抽烟,一言不发。

          人们高昂的情绪渐渐回落,吵闹声越来越小,逐渐没了声音,人群中再也没有一个人出声,都各自想着心事。

          “不吵了?谁有啥好办法说出来!”车大军看着大家。

          “那也不公平啊?没姑娘啥也不搭,不是干占便宜吗?”有人嘟囔着。

          “除了嫁给虎老七姑娘这家,剩下所有人家一家出100斤粮食,就当是彩礼了!”

          每家100斤粮食,200多户就是20000多斤,在那个年代绝对是巨大的诱惑。尤其今年大旱之年,这么多粮食,对任何人来说都是笔巨大的财富。

          “100斤太多了,自己家都快断顿了,上哪整那么多粮食去?”没有姑娘的人反对。

          “姑娘养到大得吃多少个100斤粮食?人家出姑娘,你出100斤粮还心疼,你良心让狗吃啦?”有姑娘的人反唇相讥。

          ……

          最后大家达成了共识,有粮的出粮,没有粮食的用木头、棉被、荤油、鸡蛋等东西等价交换。

          大家没有了异议,车大军回家做阄,他一共做了18个纸阄,放到坛子里。

          “抓空白阄的没事,抓到“嫁”字阄的嫁姑娘,有字的只有一个阄,老爷们唾口唾液都是钉,谁都不许耍赖!“车大军大声喊道。

          有姑娘家的当家人开始陆续抓阄,有些人抓到空阄满脸高兴,有的人却一脸失望。

          很快就剩两个人没有抓阄了,一个是苗大,另一就是车大军。

          “要么你先来?”苗老大有些忐忑。

          “我是队长,我擎着!”车大军对苗大做了个请的手势。

          苗大深吸了一口气,抓出纸阄,慢慢打开,失望地叫道:“他妈的,真倒霉!”

          苗老大一脸沮丧,把纸阄随手一揉,扔到地上,骂骂咧咧转身就走,周围的人立刻不干了,把他拦住。

          “苗大,你还是不是站着撒尿的?想耍赖啊?”大家都认为苗老大肯定抓到了字阄,立刻开始斥责他。

          “狗屁,我又没抓到字阄!我他妈是去张罗粮食去!妈的,20000斤粮食便宜车大军了!”苗大一脸沮丧。

          有人从地上把纸阄从地上捡起来,立刻放声大笑:“苗大,你他娘的真是财迷!没抓到字阄,看你难受成那熊样?看来粮食比闺女重要啊?”

          众人哄堂大笑,苗大并不觉得有啥可乐,在他看来,20000斤粮食把闺女嫁出去,绝对划算。

          车大军没有抓最后一个纸阄,他满面愁容,蹲在地上,喃喃自语:“都没抓到,剩下的就是字阄了!哎!我回去咋和闺女说啊?可愁死我了!……”

          “可惜小红这闺女了,这么好的一个闺女给了虎老七,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有人感叹。

          “是呗,小红这闺女可是十里八村最俊俏的丫头了,哎,命苦啊!”有人替小红可惜。

          众人安慰了车大军一番,各自回家张罗彩礼去了。人们都走了,看四下空无一人,车大军掏出最后一个纸阄,看也不看,迅速放到嘴里,吞了下去。

          车大军还没到家,早有好事的人给他们家送了信儿,大闺女小红立刻哭的梨花带雨,把自己锁到里屋里不肯出来。

          车大军的老婆掐腰站在院子中,冲着虎老七家破口大骂:“你个杀千刀的,整口破井你就成精了?一肚子坏下水,出门让车压死,喝凉水噎死,放屁砸脚后跟崩死,小鸡撒尿淹死!……”

          车大军的老婆打仗骂人是闻名十里八村的,她有个外号叫“呱啦板子”,骂人花花,可以骂几个小时不重样。

          虎老七也知道了结果,听到呱啦板子的骂声,不惊反喜。

          车大军的大女儿小红今年二十岁,大高个儿,模样俊俏,尤其那两条到屁股蛋子的大辫子更是又粗又黑,是十里八村公认的美人,就是她眼界太高,家里保媒的人把门槛都踏破了,她愣是一个都没中意。

          “老瞎子算的太准了!他说我大旱之年娶妻,媳妇容貌万里挑一,真是太准了!回头我得好好去答谢人家!你说是不是,四哥?……”虎老七好像吃了人参果,浑身舒坦,对着傻呵呵笑的四哥说个没完。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