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5agqb"></span>
  • <wbr id="5agqb"><del id="5agqb"><listing id="5agqb"></listing></del></wbr>

    1. <s id="5agqb"></s>
      <i id="5agqb"><nav id="5agqb"><legend id="5agqb"></legend></nav></i>
      1. 言情小说网 > 洪荒内卷,我躺平成圣 > 第240章血战八荒

        第240章血战八荒

          “好!好啊!”

          白泽疯癫痴笑了两声,提剑便斩,一点 长空,传出阵阵音爆声响。

          黑剑如针扎破狂风无数,方圆千里中满是剑影,远远看去好似一团黑漆大日缓缓在大地升起。

          千百道剑锋瞬息而至,赵铭冷眼相视,在剑光中只望了一眼,抬起长剑一撩。

          只见,那黑针长剑扎在剑背之上,发出清脆的金石之声。

          “乾坤掌!”

          白泽见一招未果,转眼后招便至,右手拍出朝天空一揽,那方手掌不断放大,将天地都要囊括在一起般。

          其间好似无限放大,明明只是肉掌却如同巍峨天地晃晃坠落,将日月为之臣服。

          “乾坤掌?”

          赵铭不紧不慢的痴笑,抬起右手缓缓拍出。

          那手掌慢如龟爬,却将周边灵气滚滚汇聚,仿佛要横推万物般,霸道的很。

          双手交错的那刻,白泽便感觉一股不可阻挡的力道传来,吼了一句。

          “不好!”

          话还未完,白泽不由自主的倒飞出去

          直直穿透了数座大山。

          千韧高山瞬间分崩离析,滚石倒塌激起千丈灰尘,砰的一声宛如炸雷般,方圆数万里都能感觉到一声巨响。

          不由得的看去,周边对双方的余波感到惊愕,连忙朝四周奔逃。

          “别躲了,白泽大圣要是这么陨落,岂不是让我瞧不起你?”

          赵铭盯着那顿废墟,不急抢攻,厉声喝倒。

          “赵铭道友,你和这贼子说什么废话,直接杀了便是!”

          祝融及时赶到,满天火海悬浮在半空,照耀的大地通红。

          “杀了他!”

          烛九阴感觉到石块下的波动,杀意凛然,朝半空一抓。

          一团灰色的云雾缭绕,周围的一切都快速的腐化,传出一股迟暮的味道。

          “吾乃白泽君,岂尤尔等放肆!”

          嘭!

          碎裂的岩石沙粒下爆发出一股冷白色的气息,如同在原地掀起一场十二级的飓风。

          沙石满天之下,屹立着白泽身躯,虽然衣衫破烂,但那股宏伟的气息让人心生畏惧。

          狂风卷动的长发乱舞,白泽脸上暴起数条青筋,双眼成血红色。

          “吾自北海而来,谋龙凤,杀神魔,谋巫妖,待长夜将至,吾当踏夜而来,踩进尸骨,眺望八荒。”

          白泽歇斯底里的吼道。

          “吾是白泽,君临天下的白泽!”

          他向前走了几步,气息越发暴涨,而衣襟越发血红,似乎尘封数万年的荒兽脱困,撕碎人间。

          白泽笑着露出满口血牙,狂笑不止。

          “来啊!来杀我啊!”

          “你们谁敢杀我!”

          白泽彻底走出,背后浮现出一条水银般的帘幕,浓稠的液体哗哗坠落,激起波澜无数。

          仔细看去,那每一滴水都是一个冤魂,无数冤魂在咆哮咒骂,但却挣脱不开,似乎被囚禁永世不得翻身。

          疯子!

          纯粹的疯子!

          见到此景,赵铭和十二祖巫都露出深深的忌惮。

          常人看不出那水幕的厉害,但是他们却是心知肚明。

          白泽竟然将龙凤大劫的冤魂困在自己的时光中,将洪荒的时光长河截下了一条支流,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个时代。

          一个根本不属于洪荒的时光!

          此刻的白泽将封印接触,便等同于让一整个时代的雄伟之力,灌在他一人之中。

          此刻的他不属于五行之中,跳出修行之外,已经不能用寻常的修为来推测。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便是此时的白泽无比恐怖,甚至超过了准圣的界限,在圣人和准圣之间徘徊。

          “来啊!”

          同时,白泽的身体也产生了异化,双手双脚弹射出五只利爪,身躯匍匐在大地之上,转眼化作一方浑身雪白,羊首麒麟身的怪物。

          羊头上冲天的犄角撕破层云,四蹄踩在大地,一口尖牙利嘴倒竖寒光。

          而在白泽的腹部裂开一道缝隙,露出一只血红的眼睛,紧接着其他眼睛也密密麻麻的睁开。

          一声嘶吼宣泄出无尽的痛苦,白泽感觉身体要被冤魂挤爆一般,体内像是煮开的热水,无时无刻都有恶鬼咆哮咒骂。

          他要宣泄出这股力量,他要杀了眼前的一切!

          “祖巫?赵铭?你们算是什么东西,都去死啊,都给我去死啊!”

          白泽身上一双双眼睛不约而同的锁定一点。

          那一条灰褐色的时光支流裹挟无数尸骨冤魂降临洪荒。

          “小心!他们要夺道!”

          帝江率先反应过来,感觉无数奇珍异兽的冤魂扑向自己,如同蝗虫般撕咬本源大道。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杀不死啊!”

          祝融撩过火海飞去,却见那冤魂恶鬼毫发无伤。

          “这是龙凤量劫死伤的冤魂!拥有那个时代的烙印,你没办法杀死过去的人!

          但它们可以吞噬你的本源壮大自身,反哺给白泽的本源。”

          烛九阴一边用时光之力将阴魂逆转,一边解释。

          “千万要小心,白泽拦截时光长河,截断成就分流,若是让他再吸收了地风水火。

          那他便能成为一方世界的主宰,到那时除非圣人下凡,否则无人可敌!”

          “说的对!”

          白泽桀桀冷笑,扭过头来,盯着烛九阴。

          “我本意就是夺取尔等的本源,开创世界,形成属于我自己的大道。

          可惜,你们非要跳出来,那就都成为我的养分吧。”

          浑身长满血眼的白狐怪物,拖着四条形似龙凤龟虎的尾巴飘动,张嘴露出满口尖牙。

          “时光中的臣子啊,吾将唤醒你们,穿越无尽的时间,为吾一战,让洪荒重新臣服在我们的脚下吧。”

          白泽仰天啸月,下了一场阴暗的大雨,大地裂开走出一只只骨龙、骨凤、骨龟等等,腐朽晦暗的气息卷动,腐蚀着洪荒的本源。

          似乎要从洪荒中撕下一块,容纳自身。

          “酩剑决!”

          赵铭深知不能再放任下去,以电光火石之间,用出至今最强的一招。

          这一剑看似平凡无奇,但实则将精气神都要榨干,混合了盘古开天的力之本源,容纳了荡妖剑意。

          甚至隐隐带出了赵铭自身的本源大道。

          一剑横空而出,要将腐旧的时代斩碎!

          “什么!”

          这一瞬,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一剑刺出,竟然牵动了一条广阔无垠的本源大道。

          常人准圣的大道不过百丈大小,就是西王母、镇元子等不出世的先天生灵最多不过千丈。

          但此剑牵扯出的大道,已经不足用丈量度,简直是一条横断洪荒的长河,将天空分割开两段。

          而那本源大道的尺度便有万丈有余,更别说长度,简直是望不见尽头。

          可就算是横绝一个时代的天才,真正对抗一个古老而辉煌的时代,也绝对不是对手。

          时代的洪流之下,个人的力量显的极其渺小。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