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5agqb"></span>
  • <wbr id="5agqb"><del id="5agqb"><listing id="5agqb"></listing></del></wbr>

    1. <s id="5agqb"></s>
      <i id="5agqb"><nav id="5agqb"><legend id="5agqb"></legend></nav></i>
      1. 言情小说网 > 全能万人迷她又野又飒 > 第九十五章 理直气壮地要饭 翻版“金屋藏人”

        第九十五章 理直气壮地要饭 翻版“金屋藏人”

          枪支在灯光下极其刺眼,枪柄处为檀木色,触感温热,且不论是何季节,手感

          都绝对傲人。

          此地,坐落在云溪城地郊,位置幽静偏僻,烟火气全无,死一般的沉寂。

          这片地域,全部在北冥瞮的手中,至于他这个购入者始终成谜,没有第二个人知晓。

          组装枪械或是机械武器,环境很关键,北冥瞮素来不喜喧闹的场合。

          凉夜漫漫,男人肩头的碎汗快速汇集到一处,凝聚成滴滴汗珠,在光芒的映射下熠熠生辉,刺得人眼发涩发胀。

          顺着肩线掉落,湮没在地毯中,了无生息。

          抬手勾掉上衣,北冥瞮牙齿微微咬死手套,半截式手套有上等牛皮拼接而成,手工缝制,功夫活儿极其细致,勾勒出手部分明的线条。

          “嘶-”

          “啪!”将手套摘下丢至一旁,北冥瞮开了杯威士忌。

          之前眼角被石子擦过的伤口有些复发迹象,再加之,在刺眼的光线下工作太久,使得北冥瞮双目泛红。

          猩红的血丝朝向瞳孔中央蔓延,点爆了整个人的戾气。

          辛辣刺喉的液体缓缓流入胃中,滋润了原本略微干涩的唇,望着远处延绵千里的墨色,北冥瞮轻阖双目。

          唇齿间的娇嫩依旧刺激着他的神智,若非尚有一丝理智在,北冥瞮怕是能拜在她的身下。

          滋味很美,回味无穷。

          心底深处的燥热愈演愈烈,最终化作了实际行动,流水声在僻静的环境下分外突兀,也在被无限放大。

          抬手拂去镜中的雾气,湿发被尽数撩至颅顶,好似浸满蜜油的上半身占据了整面镜子。

          上辈子,他压着程迦蓝在浴室里纵情,泄愤似的疯狂放肆与纠缠仿佛发生在昨日。

          舌尖上的细小伤口已然消失,手指擦过唇角,眼底升起阵阵恶趣味。

          曙后星孤,万物从沉睡中醒来,北冥瞮彻夜未眠,倒不是故意不入睡自我折磨,而是

          太过兴奋的念头根本不给他机会沉睡。

          他早已习惯。

          只要沾了程迦蓝,自控力对他北冥瞮而言就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品。

          将将天明期间,气温颇凉,程迦蓝在睡梦中拢了拢睡袍,马海毛质地温软生热,也不知为何,昨夜她竟破天荒的失眠了。

          馨香钻入鼻腔驱赶了全部的困意,然后

          她就这么盯着窗边阳台的花过了整夜,直到即将破晓才堪堪昏睡过去。

          快到早餐时间,程迦蓝索性起床,睡得不沉,此刻心情带着浓浓的不爽之意。

          程迦蓝才刷完牙,就听到阵阵夺命追魂的死亡连环call,她不由得蹙眉,谁这样没眼色?

          走向放在梳妆台上的手机,程迦蓝微眯柳叶眼,忽然升起一阵不祥预感。

          定睛一看,呵,果然是他。

          “啪。”果断挂掉,程迦蓝满面的难言之色,她的手可真是痒得很。

          铃声接连响了四五遍,最后一遍才戛然而止。

          声音已经消散,程迦蓝眼底划过丝缕得意的暗芒,只是正欲下楼美美饱餐一顿的她,随即接到了来自某人的友情提示语音。

          【您有一条新的语音留言,请注意查看。】

          程迦蓝:“”

          “有事?”程迦蓝冷着俏脸,寒意包裹住声音,每个字都携着极端暴戾气息。

          “无业游民想见你,现在过来。”彻夜未眠,使得北冥瞮的嗓音极度嘶哑。

          深沉,醇厚,性感的低音炮转手怕是就能卖个好价钱。

          只是,程迦蓝此刻没有任何欣赏意愿,只想踢爆他那副怡然自得的狗样子。

          “你不是能耐么,程家大门为你敞开,只要你敢来。”程迦蓝声音微扬,带着十足挑衅意味。

          忽然,电话那头再没了声响,直到被挂断,程迦蓝一脸茫然。

          随后,死亡视频通话砸了过来。

          “嘀。”视频被接通,程迦蓝随意睨了一眼,唇边那抹淡弧渐渐凝固,逐渐变成冷笑。

          “镜头摆正,我要看到你。”面对,某男滔滔不绝地提着要求,狂得一批。

          眼下,北冥瞮在程迦蓝的私宅,就是上一次他捉到程迦蓝的地方,纪念意义很重大,并且

          此地肃静,日出日落,一览无余。

          霞光万道间,桂馥兰香抚慰着人的感官,纵横交错在其中,格外怡人。

          最关键的是,这里很静。

          很适合做些什么。

          “给我穿上衣服。”程迦蓝阴笑不止,好样的,在自己的地盘也敢这般放肆。

          闻言,北冥瞮神色悠闲,不为所动,那副浪荡样子简直叫程迦蓝气不打一处来。

          “我等你,多久都会等。”

          “当然了,若你想要这里被大肆曝光,可以尽管挑衅我。”北冥瞮声音含笑,且带着令人恼怒的恶劣意味。

          “从床上起来。”程迦蓝被气笑,语调微变,看着对面男人眼底的促狭与势在必得,她倒是见鬼的说不出狠话。

          视频被挂断的前夕,北冥瞮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

          “今日还没要饭,记得带好早餐上门,不是你做的,我不会吃。”

          “大小姐,您这是去哪儿啊?”佣人说得心惊,老爷仍旧不在,大小姐昨日的行为就已经够离谱的了,现在这是在干嘛?

          亲自做饭?

          见鬼了。

          “还是我们来吧,您等着就好。”佣人悻悻地说着,好家伙,这等事若都要主子亲自动手,那还要他们何用?

          怎么还抢他们的饭碗呢?

          “留在这里,给我打下手。”程迦蓝唇角抽动了几下,面色有些不耐,难不成她当真有受虐体制??

          这般过分至极的要求,她竟也照做了

          二十分钟,程迦蓝完成了一切,菜粥中点缀了几颗白嫩的虾仁,清口小菜种类很多,口味偏淡。

          她记得,秦泽励不喜重口食物。

          “大小姐,您不用些再走吗?”打下手的佣人就是之前惨遭程迦蓝威胁的小可怜,也算是程迦蓝的同党了。

          声音落下,程迦蓝脚步轻顿。

          “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你明白。”

          佣人:“瑟瑟发抖jpg。”

          侧卧在床上,这里的一切皆有着程迦蓝的气息,将头颅深埋在软被中努力嗅着缕缕幽香,北冥瞮心底空虚的地界终被填满。

          推门而入,程迦蓝便见到男人似是熟睡的模样。

          抹掉了凌厉与血腥,沉醉在放松气息中,似贪恋着何物,又似被何物追着魂魄阵阵吸引。

          缓缓睁开眸子,熟悉的倩影入目,北冥瞮翻身将身体放平。

          依旧没有穿上衣,饱满紧实的肌肉焕发着蓬勃的力量,就连呼出的气息都那样霸道,有着极强存在感。

          “来了?”

          男声魅惑至极,叫程迦蓝一度咬牙,她怎么觉着

          这幅场景,倒像是自己金屋藏娇呢?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