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5agqb"></span>
  • <wbr id="5agqb"><del id="5agqb"><listing id="5agqb"></listing></del></wbr>

    1. <s id="5agqb"></s>
      <i id="5agqb"><nav id="5agqb"><legend id="5agqb"></legend></nav></i>
      1. 言情小说网 > 南宋风烟路 > 第1667章 护狼打虎,反被狼咬(2)

        第1667章 护狼打虎,反被狼咬(2)

          “然而,如果老王是细作、是凶手,他的作案过程怎可能被这么多人目击?”徐辕的内心如同被强行拆分为二,一边不自禁浮起对老王的疑虑,一边又竭尽所能地将它压沉,“太过于明显,必是被陷害......”

          是的,他应该相信自己最初的判断,不能因为区区几个人的证词就推翻结论,徐辕啊徐辕,立场反复地跳来跳去和史泼立和杨鞍有什么区别?

          冷不防先惊出一身冷汗:案情扑朔迷离至此,连你徐辕都会像现在这般与麾下失去绝对互信,将心比心,你又怎能要求杨鞍等人轻易就谅解当时还身处金营的江星衍?若不是杨鞍的内心一直存在着对主公的向往,恐怕就算有一百个柳闻因压着楚风月,红袄寨也不会给你徐辕在山东立锥之地,更何况还以礼相待、“天骄”相称!!

          对杨鞍理解和抱愧之余,徐辕极力恢复冷静、带柳闻因等人在现场仔细搜查。久矣,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有利的证据,老王的情形也因此越来越不乐观——

          “这些目击者大半都看见老王从杀人直到藏进水缸,他们躲远后,这里再无人出去,直到我们进来。”徐辕望着那水缸底下以至于整个院中都没有机关没有地道可遁,心一点点地凉下去,“整个过程,不存在任何条件置换老王,也就是说,没人会栽赃嫁祸给他......”

          “从命案发生到天骄来之前,这里始终没出去过人”,这地方其实存在破绽,金军完全可以用高手来蒙蔽寻常百姓。但是,要骗过这么多双眼睛,对高手的要求俨然是来无影去无踪的那一种。多事之秋,林阡临近,金军将如此大材用到老秦老王身上,徐辕断然是不相信的;抓走江星衍的黑衣人最多也只是毕方一脉的余孽而已......斟酌再三,徐辕完全排除了有人事先打昏老**在水缸、再乔装成老王杀人被目击、最终飞天遁地的可能性。

          那么还能有谁嫁祸给一直哭**枉的老王?只有他自己,分裂出另一个人格能办到!但关键是徐辕你这样解释你自己信吗,老王人格分裂的事连杜华都不知道金军却了如指掌?!

          关键是老王还提到“黑衣人扔了老秦尸体”,现在几乎可以证实这句是个彻头彻尾谎话。

          一瞬就从坚定的信任走向极端的怀疑,徐辕可以清晰感受到背后、老王站立的方向、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不怀好意气息——这到底是因为感觉他变了他就变了?还是因为他前期都是装的刚好在此刻流露了?“难道,老王根本就是故意被目击?今日杀老秦、他安排了一大群证人看到,正是因为......他主动暴露的时候,到了?!”

          

          暗战,根本就没完!

          徐辕万万没想到在以为暗战结束的两日后,还有老王这一出阴谋诡计在这里等着!当敌人的攻击正中他盲点,从头到脚都感觉被扯开一层皮。

          只有在他接受了老王是歹人以后,整个剧情才合情合理、顺风顺水——譬如为什么江星衍的临时决定会被黑衣人知晓,譬如为什么江星衍带老王来的一路不准盟军里的旁人跟着,譬如为什么老秦这么巧也来了......江星衍那小子,又一次先于他徐辕直接掉陷阱里,不,是黑洞里了。

          为什么,老秦妻子、老秦,那么多事实摆在眼前,徐辕都还灯下黑、放纵老王自由逍遥?若是正常处理的话,老王理应早就被关押,是什么原因使徐辕从一开始的判断就是“老王是被诬陷的”?

          是杜华夫妇对老秦老王的评价都是勤勉友爱,令他对他俩的印象先入为主吗?

          可他是徐辕啊,江湖中相传识人最准的五人之一......老王这样一个下层细作,及得上朱雀那种级别难辨识?

          怪只怪,他和杜华夫妇的精力越来越偏离老王!前期,秦王事件或许还只是个简单的桃(谐)色纠纷,老王的言行举止自然看不出歹毒,后期,老王疯狂作案的时候,盟军上下全都忙着抓李霆抓朱雀抓楚风月——单是那个六月廿六的局中局,杜华夫妇都只顾着对酒楼附近三种立场之人筛选再三,心血全然错付!徐辕呢,更加身处所有敌人的刀枪剑戟下......注意不到老王,当然被他漏网。

          还怪那个名叫江星衍的青涩少年,很早以前就被李全集团一而再再而三地冤枉,无意间给原先凡事客观的徐辕带了感性的节奏,潜意识里他觉得老王就是另一个江星衍。呵,这算不算当初他理性赞同驱逐林陌的报应?

          更怪他和主公一样爱护短,当年林阡为了杨鞍可以捆上自己的名誉、为了莫非可以把吴晛都下狱......徐辕,既然认定老王清白,于是就被林阡传染了这种毛病。绝对互信的麾下,他越辩护,就越相信,恶性循环。

          缓过神,在徐辕还没想清楚到底要循循善诱还是威逼利诱的一刹,老王在他身侧倏然跪倒,一副阴谋败露插翅难飞、不堪回首悔不当初的样子,连连痛哭,磕头认罪:“天骄!枉顾了您对我的一番庇护!王某一错再错,实在瞒不下去了,我,爱而不得,因爱成恨,杀了那贱人,又杀了老秦,我,我累及天骄,实在没脸......”蓦地起身,伸长脖子朝还在发懵的十三翼之一的刀锋上撞了过去。

          “老王......”盟军将士们还没想好是信是疑、是敌是友、怎么称呼他,便看他话没说完便自尽而亡......

          

          不,他的话说完了。

          发表完诛心之言,紧接着悲情自刎,世人眼中他只是徐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私德存在严重问题的麾下。

          没错,光天化日之下,人人都看见了徐辕对他的包庇、无条件信任、以及不分青红皂白的开脱。

          尽管老王真是细作、是死士,他今日的目标是主动暴露——利用徐辕“绝对互信”之后的主动暴露,“拖徐辕垫背”是他在**需要完成的最后一项任务......但在世人眼中,老王真的偷了老秦的妻子,却因为是“盟军”中人,被徐辕一而再再而三地惯着,以至于性格愈发乖张,终害得所有当事人都无辜丧命!徐辕他,不仅不配为主帅,而且,当为同谋,帮凶!

          世人却怎敢明言?只能暗暗疏离。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