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5agqb"></span>
  • <wbr id="5agqb"><del id="5agqb"><listing id="5agqb"></listing></del></wbr>

    1. <s id="5agqb"></s>
      <i id="5agqb"><nav id="5agqb"><legend id="5agqb"></legend></nav></i>
      1. 言情小说网 > 全能万人迷她又野又飒 > 第九十九章 带有提醒意味的礼物 “贵客”上门

        第九十九章 带有提醒意味的礼物 “贵客”上门

          “秦队,您有在听吗?”电话那边的董鹤鸣作声提醒,心底阵阵无语,怎么还没有声音了呢?

          “嗯。”

          “那东西,拿到手了吗?”

          闻言,董鹤鸣神色忽然升起一缕扭曲之色,按理来说作为祸源,那东西总署局必须拿到手。

          但,他们出动期间变数颇多,导致那东西最终竟是影灭迹绝。

          待到董鹤鸣赶到第一现场,一切有价值的证物与线索早已经荡然无存,他连末班车都未赶上。

          而事后,听闻有人在案发现场见过那东西,董鹤鸣才知道原来它是种试剂。

          “据说它的蒸发速度极快,这边似乎只晚了一步,就差一步我便能亲眼见到。说着,董鹤鸣面色沉沉,眼底郁气骤然凝结。

          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左不过一桩已解决的命案而已,本不应该再耗费其他精力去关注,奈何大佬发话,他岂敢不从?

          蒸发极快,可控人意志与精神,还是种试剂。

          北冥瞮下颚绷紧,利落的线条透露出无尽狠戾,每一条都正中要点,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秦队,这案子都结了,再关注怕只会拖垮精力。”董鹤鸣不明白北冥瞮为何紧紧揪住不放,只能试探着开口。

          “好好盯着,一刻也不要松懈,明白么?”北冥瞮冷声告诫,极端寒意瞬间沁入骨髓,叫人遍体生凉。

          “我明白。”

          正午来临,眼看着兰家私宴快要举行,这次的宴会是全权经了兰母的手,所以,女眷众多,程迦蓝少不得要了解一二。

          近半个月,她与兰母私下相见的次数不少,手中的宾客名单便是兰母交代给程迦蓝的关键任务。

          云溪城内的世家多数皆是最善袖里藏刀的角色,并无所谓的鹤短凫长,满面堆笑,实则百般算计。

          这类人坐在一起,小心思颇多。

          而且,与程家与黄家之间有着龌龊的世家很多,排不好,只会认为坐庄的主人是故意为之。

          扫视着宾客单,程迦蓝挑眉,名单上的人她大多都知道。

          并且,全部来自于云溪城,至于来自兰家大本营的荔城世家,则一个都没有。

          “大小姐,兰家夫人来电话了。”

          “兰伯母。”程迦蓝轻声问候,还差一些事情需要收尾,便可以全部结束。

          “迦蓝,进程如何?”兰母淡笑着接过话,她没想到程迦蓝上手如此快,才一遍,其中门道皆被摸透。

          “在收尾了。”

          “伯母,名单上的人位置都安排妥当,您若是想要加上谁,就通知我,我按情况处理。”程迦蓝似是并未多想,突然添上一句话。

          话落那刹,兰母忽地静了一瞬。

          “没有其他人,名单中就是全部要到场的人。”兰母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温和平淡。

          通话结束,程迦蓝继续看着名单,佣人极有眼色地退下。

          黄家已灭,费家已是苟延一息。

          手指微微顿住,程迦蓝记起自己前阵子吩咐过苏启明吞掉黄家的半数产业。

          苏家出手利落,苏启明很听话,剩余那半数是时候该吃下去了

          “还在看?”程望熙笑着问道,今日他回来的很早,眼下,还未到午餐时间。

          “快结束了。”程迦蓝移开视线回答。

          “这是什么?”看着程望熙手中的丝绒盒,程迦蓝回问,这可是拍卖行中的东西。

          “送你的,虽是兰家主场,但程家也不能输阵势。”

          “女孩子的东西当然要注意些,你多年不曾公然出现,这一次是个好机会。”程望熙声音含笑,眼底尽是慈爱。

          “多谢舅舅。”话毕,程迦蓝垂头敛目,视线从那丝绒盒上带过,她舅舅,这是在提醒她?

          回到房间,程迦蓝打开那丝绒盒,内里静静躺着一枚胸针。

          中世纪古欧风格,珍珠与黄金皆被雕刻到极致,点缀在礼服上极为灼目。

          而且,繁杂的雕刻纹路层层叠加后,是一个女人的头像。

          头顶纱帽,半遮掩住面容,寥寥几刀刻出女人双目轻闭的模样,草草细节却描绘出一幅极致画卷。

          而,整枚胸针的最下端则镶嵌着一颗长椭圆形状的水滴形珍珠。

          细指拂过那颗珍珠缀儿,程迦蓝轻笑。

          许久前,她刚刚回到祖宅,她舅舅便要为她寻一门好姻缘,当时婉言拒绝,不曾想对方竟是没有死心。

          这场宴会,女眷众多,自然少不得要谈及联姻的事情。

          程迦蓝对于这种无所谓的事情素来不在意,单单是一个秦泽励就足够她应付了。

          兰家私宴的会场在城东地界,也就是兰家的面子着实不好驳,否则,城东那种处处盛放着黑暗的地狱,谁都不想踏足。

          忙得有些分身乏术的程迦蓝,竟是将某男的存在全然抛之脑后。

          “大小姐,您定制的礼服已经送到。”

          “拿过来。”说着,程迦蓝眸光微动,她有着专属独立设计室,所有设计师皆是从帝都a-se秀场中挖过来的。

          只接礼服设计与走秀款服装,其他一概不服务。

          a-se秀场,联邦秀场之王,前缀,是它的简称,全称:all-seeyes---全视之眼。

          亦为,上帝之眼。

          横空出世那日起,锋芒毕露,谁人都无法与它较高下。

          因为都不够格。

          接过礼服的同时,佣人开口说道:

          “楼下来了贵客,老爷在书房谈事情不便打扰,还请大小姐去看看。”

          贵客?

          兰家来人了?

          传话的佣人不知来者究竟是谁,消息只是一个传一个到达她这里而已,闻声,程迦蓝神色懒散,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懈怠。

          “东西放好,我现在去。”

          心想着或许是兰母有了新消息,程迦蓝夺步下楼,不缓不慢,但步伐频率却很快。

          姽婳之姿,刻进骨血中的礼数与风范,从不会为情况所变。

          楼下,男人欣赏着程迦蓝的动作,很急?

          那双眼似鹰隼,极致蛊惑力中深嵌着无数火蔟,交杂着**,以及

          亢奋。

          男人眼底的急切携着不可轻视的傲睨意味,宛若道道利箭,与人对视,穿透力极强,压迫感太盛。

          周围的佣人脸上维持着友好礼貌的假笑,打扰了,这副尊容与姿态当真是不多见。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他的领地。

          虽说对方没有表现出过于凌厉昂然的样子,但

          不得不说,存在感极盛,偌大的候客厅竟变得有些令人心窒。

          “哒哒哒。”直梯在宅中的另一端,程迦蓝直接从转梯下楼,还以为是兰家人,抬眸正欲开口,就见那道横穿心底的身影。

          “急什么?”男人沉声发问,摒去冷意,折尽温柔,宛若冰冷的寒水中忽然投进一颗火石,在心尖儿兹兹作响。

          又似是有什么东西要一触即发,让人不自主沉湎放纵其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huquge。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