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5agqb"></span>
  • <wbr id="5agqb"><del id="5agqb"><listing id="5agqb"></listing></del></wbr>

    1. <s id="5agqb"></s>
      <i id="5agqb"><nav id="5agqb"><legend id="5agqb"></legend></nav></i>
      1. 言情小说网 > 全能万人迷她又野又飒 > 第126章 无处不在的那张男人脸

        第126章 无处不在的那张男人脸

          “轰轰--”踩住油门,车如同穿云的利箭径直射了出去。

          “踏踏踏。”

          “有事么?”程迦蓝垂眉看向面前的佣人问着,正欲进门,对方上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最近天不好,您还是注意着些,老爷吩咐我照顾好您。”佣人回答着,将一碗煲好的姜汤递到程迦蓝面前,如今温差变化极大,很容易受寒感冒。

          “放进去吧。”程迦蓝并未多虑,侧身敞开房门。

          “您好生休息。”佣人语气恭敬,其实这是那位秦先生的意思,许是老爷事前吩咐过他,所以才会有了这话。

          大小姐注重生活质量,但身体差强人意,自己也不曾多加关注,连带着他们这些佣人一个一个也失了分寸。

          想到这里,佣人按住心口,今后还是应该多在秦先生面前走动才是,否则,她怕是仍会傻兮兮的略掉这点。

          屋内,凝视着桌面上的红汤水,程迦蓝拿起汤碗一饮而尽,抬起手腕看着时间,半晌无语。

          怎么过得这么慢?

          明明正午前,在搏击馆半小时跟几分钟没有差别,坐在沙发上远眺窗外山景,只是看着看着,为何出现的是秦泽励那张脸?

          当真是见鬼了!

          金风玉露,飒爽清凉的风景踔然挺拔,秋叶飒沓,随风乍起乍落,入目满是金黄,定睛看了良久,程迦蓝心绪终于平缓下来。

          已入秋,有些事情也该提上日程了。

          指间的纸页被程迦蓝摩挲出声音,她如果没有记错,徐家,也是做运输起家的角色,不过与黄家有所不同,徐家半路改换方向,进军房地产行业,至于运输,倒是不见再提及过。

          黄家现在是她程迦蓝的口中之物,据她所知,现在仍在运输业拔尖的家族,除去黄家貌似没有其他世家了。

          一个徐家,勉强能够算是黄家的对敌,手指在沙发扶手上轻敲着,程迦蓝若有所思。

          究竟如何,她总要探探虚实。

          “咔。”将房门锁紧,程迦蓝换掉身上衣物从侧窗一跃而下,贴身的运动裤很方便行动。

          没有人比她更熟悉程宅的布局,稳稳落地后,程迦蓝忽然语塞。

          跳窗?

          这不该是秦泽励那狗男人的行为?她在干什么?

          细碎的交谈声越来越近,程迦蓝立刻抬步离开,不远处的山峰崭然耸立,今日气温不算低,赤光照耀,金色满地。

          行云飘转卷起阵风,迅速掠过。

          “沙沙--”摇叶互相拍打着,苏启明品茶听着戏,好景配好茶,滋味甚美。

          正上头,一道清丽的女声直击在他的后脑勺。

          一口温茶险些呛近气管,苏启明状作不舒服猛咳着,暗自吐槽,这人怎么走路都没有声音的?

          “擦擦?”程迦蓝将手帕递给苏启明,很是熨帖。

          “不必了,多谢。”苏启明听得唇角直特么抽搐,自己才过了几天安生日子?

          又来?

          “苏家主若是闲着”

          “程小姐多虑了,我这个老家伙没几天好日子了,平素又忙得很,也就是今日得空才听戏喝茶。”苏启明唯恐程迦蓝再出幺蛾子,赶忙回绝。

          “原来如此。”

          闻言,苏启明一颗已经悬到喉间的心脏,顿时落下。

          “既然这样,就麻烦苏家主一并解决了此事,也不必之后再费心。”说着,程迦蓝扬起笑容,笑得与曾经坑他的时候别无二致。

          饶是弧度,都分毫不差。

          所以,他究竟答应她什么了?

          “费家,可以动手了,至于之后如何解决苏家主自行拿捏,照旧,我拿八成,剩余两成是我给苏家的诚意。”

          “搞定后,探探徐家的口风,就说,苏家要一个合作伙伴。”

          “徐家?”苏启明眉头紧蹙,徐家是何情况他不信程迦蓝不清楚,长女早逝,次女城府深沉不可捉摸,至于那位徐爷

          他没有与其交过手,但凭传言也知道此人必定是个暴徒。

          “探口风而已,合作不重要。”

          话落,苏启明好悬没有将入口的温茶喷出来,上门告知说是有意合作,然后拿到自己想要的就特么拍拍屁股走人?

          玩呢么?

          “程小姐,徐家可不是吃素的。”苏启明声音微沉,这话不假,徐家对比他们虽稍逊一筹,可是能够在云溪城几足鼎立的局面强行破开一条路的家族

          又岂会是泛泛之辈?

          无人知道徐家的发家史,一个新兴的后起之秀,待到所有家族回过神,徐家早已经站稳脚跟。

          仅凭这点,这些年就无人敢轻易动徐家。

          “苏家不行,就压上程家,一个后起的家族而已,还能从所有人的围攻中生存下来?”

          苏启明倒吸一口冷气,所以,徐家是她的下一个目标?

          她究竟要干什么?

          云溪城纵然无法与帝都那样雄阔的地界相比,但各路势力错综繁杂,搞不好就会牵连到境外,这么玩风险太大了!

          “苏家主只管照做,有什么事情,我担着。”全程,女人的声音缥缈如鸿毛,落地声音细弱,却令人无端心生胆寒。

          “对了,若你想保苏家,听我的,绝不会吃亏。”

          这是苏启明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气氛中的森然冷却了杯中温茶,苏启明坐在原地无语。

          当初,他是如何相信程家小姐温婉大方那则传闻的?

          “去查查徐家放权得利的人到底是谁?”苏启明语调渐冷,与程迦蓝合作,最初,他并非没有留后手,只是后来,对方作风太邪性,若是让她知道了,少不得要给苏家一个教训。

          想到这里,苏启明恨不得原地消失,特么的,上了贼船才知道没那么容易下来!

          偏生,他有把柄握死在程迦蓝手中,还有那个暂被撤职的秦队,一个两个都是煞星,哪个都特么都惹不得!

          暮霭沉沉,黄昏降临,令天色疾速黯淡下来。

          “此事万万不能马虎,这景若霖是徐家小姐眼前的红人,动了他,就等于动徐家。”

          对面,董鹤鸣嘴边直特么抽抽,一个牛逼的赛车手打什么擂台啊?

          活着不好么?

          说话那人也特么无语啊,据说这景若霖挺有钱,不曾想,也是亡命之徒,这一次被打得面目全非,不要钱不要命的角色,他们还真是第一次见。

          “不用你管了,歇着吧,我处理。”

          “就等你这句话了。”对方心弦微松迅速接过话,满面尽是庆幸,果真,苟命找董队是大大的真理。

          董鹤鸣:“他特么就是客套一下啊。”

          看着对方如风一般逃走的背影,董鹤鸣简直呵呵满地。

          全都找他苟命生存,他特么的也要找大佬啊!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