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5agqb"></span>
  • <wbr id="5agqb"><del id="5agqb"><listing id="5agqb"></listing></del></wbr>

    1. <s id="5agqb"></s>
      <i id="5agqb"><nav id="5agqb"><legend id="5agqb"></legend></nav></i>
      1. 言情小说网 > 全能万人迷她又野又飒 > 第十四章 烈酒呛喉 生生刺进心窝

        第十四章 烈酒呛喉 生生刺进心窝

          话音落下,现场一片沉寂。

          谁都没能料准,向来温婉得体的程家大小姐,竟能吐出这般张狂的话语,反差极大,叫在场众人无所适从。

          尤其是...

          那个一直在叫嚣的男子。

          他双目呆滞,显然不知该如何接这话,程迦蓝缓步上前,恨天高踏在地面上,声音脆响。

          “哒哒。”

          每上前一步,那男子便会后退一步。

          单论气势,对方就已输得彻底,程迦蓝一席红衣,美得张扬,来到男子面前站立,勾着唇角笑容肆意。

          “先生胆色不错,可,用错了地方。”

          “这里是总署局,并非是谁都可以撒野的地界,想要称霸王,那也要看看官家同不同意!”

          一声比一声冷厉,程迦蓝直面那男子,眼底尽是不屑。

          这人,究竟是何目的,她清楚得很。

          “你...你这是威胁!”男子抬高声音喊着,试图用这种笨拙方式强行挽尊。

          “聚众闹事,扣了他。”北冥瞮沉声打破僵局。

          一直没有作声的北冥瞮站出来,程迦蓝蹙眉,不料,男人动作强硬将她挡在身后。

          “秦队!”

          队员们蜂拥而上,将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董鹤鸣在负责控场,男子见状立刻就要转身逃跑。

          该死!

          不是说这女人性子软弱吗?

          “呵,我告诉你们暴力执勤是要遭到举报的!”

          “我是什么都不怕,你们若是想要工作,就考虑好了再动手!”男子脑筋转得颇快,大声为自己壮胆。

          闻言,董鹤鸣暗骂,这究竟打哪里来个不怕死的啊?

          暴力执勤这等事,也是可以随意拿出来说的吗?

          “你们...”

          “砰!”

          一阵疾风扫过,男子傻了眼,额角处的鲜血格外刺眼,殷红色痕迹快速流下。

          巨响声唤回所有人的思绪,光天化日下就敢开枪?

          董鹤鸣心尖一紧,正欲开口,顺着那男子方向看去,又松下一口气。

          好在,他有分寸。

          长度约为三寸的木签深深潜进男子身后墙壁,至于男子额角的伤口,则是木签边侧羽毛的功劳。

          男子已然被吓到全身瘫软,跌坐在地上,好不狼狈。

          “带走。”

          “是,秦队。”

          名义上,董鹤鸣与北冥瞮皆是队长,但,北冥瞮不属于云溪城总署局,反倒是在帝都署局内挂名。

          Ayr联邦帝国内,以帝都总署局为首,而北冥瞮在帝都总署局挂名,可见其级别。

          不知要高于董鹤鸣多少倍。

          程望熙派来的司机赶到,见着署局门外的修罗场,心中一万个紧张,踮起脚尖向内探望着。

          脚步微微上前,北冥瞮阻断了程迦蓝的去路。

          混乱之中,本欲出署局的程迦蓝就发现...

          自己又回来了?

          什么鬼?

          稀里糊涂便被重新带回去,程迦蓝眯着美目,毫不掩饰眸中的气闷,定睛看着男人恶劣的背影,她被气笑。

          “秦队,没完了是吗?”程迦蓝开口。

          “不是说过要你乖乖陪我?”

          对于程迦蓝的怒视,北冥瞮一律无视之,自顾自地坐下处理公务,倒是衬得程迦蓝无理取闹。

          她...有同意?

          许是察觉出程迦蓝的孤疑,北冥瞮抬眸将身体倚在背后。

          “你觉得,自己的意见重要吗?”

          男人话语中的鄙视显而易见,程迦蓝自诩不是跋扈之辈,but,实在架不住这厮过于欠揍!

          直接丢出手边的笔筒,力道极大。

          随即,程迦蓝直接抬脚蹬在面前办公桌,行为彪悍程度分明不亚于北冥瞮。

          “嘣!”

          “嘶-兹。”办公桌被踹到猛退了好几寸距离,北冥瞮被逼至墙角。

          笔筒落下,磕在他的心窝,刺痛感袭来。

          发间的签字笔有了松动迹象,额前碎发逐渐增多,程迦蓝一条腿踏在桌边,手肘搭在上面,姿势潇洒。

          早知烈酒呛喉,偏生他甘之如饴,北冥瞮双眼不离她半分。

          眼底炽烈的欲念与势在必得即将要涌出,男人眼神太狠,程迦蓝转移掉目光,不去看他。

          前尘往事,他的确无法彻底释怀。

          不过,再如何,程迦蓝这个人也只能躺在身下纵欢。

          不愿意?

          那不重要,上辈子自己不是没有给过她机会,可惜了,程迦蓝一次都没能抓住。

          今生他想要的,一定会得手。

          “秦队,做事如做人,别太欠揍。”程迦蓝嗤笑。

          太不爽了!

          鬼知道这狗男人吃错了什么药?许久不曾被如此压制过了,滋味自然不好受。

          “给你两分钟,赶快动手。”说着,北冥瞮看向腕表,顺便抬手示意。

          良久。

          程迦蓝强行挽起唇角,行啊,有人上杆子找揍,那还不好?

          借着脚下桌子的力量,程迦蓝一跃而起,身形好似只猫儿,不失矫健,腾空的瞬间一拳直挺挺打向北冥瞮。

          即将成功的瞬间,北冥瞮轻扯着唇角,抬手握住女人娇小的拳头。

          大掌立刻收紧,随后扳过程迦蓝的一条腿狠狠向怀中带着。

          “放、手!”程迦蓝说得咬牙切齿。

          此刻,两人姿势暧昧惹火。

          男人的薄唇距离程迦蓝的鼻尖几乎没有距离,两股气息瞬间纠缠在一处。

          紧紧相连,不得动弹。

          太近了,程迦蓝下意识摒住呼吸,手掌撑在北冥瞮心口。

          双腿被迫盘在北冥瞮身侧,程迦蓝立刻竖起浑身的刺,看上去倒像是个炸毛的小兽。

          相比于程迦蓝的窘迫,北冥瞮很享受。

          甚至还...恶趣味地将长腿搭在办公桌上,使得两人之间的距离更进一寸!

          忽然,北冥瞮察觉到喉间一阵冰凉。

          视线微微下移,看着发亮的签字笔,北冥瞮轻笑出声,紧接着将身形凑近。

          “捅进去,嗯?”说罢,北冥瞮垂头与程迦蓝对视,宛若捕食的猛虎。

          见状,程迦蓝不由得加重手中力道。

          “咔。”签字笔的笔尖被捅出来。

          同时北冥瞮身形猛然凑前,笔尖深陷进去,形成一道阴影,程迦蓝呼吸微紧。

          可北冥瞮依旧不依不饶,继续凑近,直到两只大掌全部撑在程迦蓝身后的桌子上。

          “你就不怕?”程迦蓝冷下语气。

          “死在你手上,也不错,不如试试?”北冥瞮挑着眉说道。

          他在激她。

          两人对峙大约持续了几分钟,程迦蓝动动,发现男人缠得紧。

          “秦队,这边...”

          “额,哈哈哈走错了,走错了,你们继续。”说话的队员欲哭无泪,搞颜色到休息室啊!

          在这里干嘛?

          三双眼睛相对,程迦蓝脸色有些僵硬。

          偏生,北冥瞮不敢放过她,挺挺腰身,似是不大舒服在调整着角度,只是那动作...

          怎么就他妈那么不可描述呢?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