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5agqb"></span>
  • <wbr id="5agqb"><del id="5agqb"><listing id="5agqb"></listing></del></wbr>

    1. <s id="5agqb"></s>
      <i id="5agqb"><nav id="5agqb"><legend id="5agqb"></legend></nav></i>
      1. 言情小说网 > 全能万人迷她又野又飒 > 第十八章 全凉了?去请程家小姐来

        第十八章 全凉了?去请程家小姐来

          不过三四个小时,消息已经传遍云溪城。

          手脚不干净的保全公司不在少数,只是近几年总署局的工作重心发生转移,倒是有些忽略了这方面。

          有些人不肯死心,硬着头皮询问,结果无一例外,全部被教做人。

          没有生事的人境遇还算是可以,但...那些不甘心蓄意搞事的,那就很惨了。

          搞不好能否继续经营下去也是个问题。

          程迦蓝正等待着家佣回话,保镖之事一日不尘埃落定,她心底便一日不会踏实。

          身侧始终有一个定时炸弹,偏生,她无法控制炸弹爆炸的时间。

          滋味磨人。

          午餐时间已到,程迦蓝照旧下楼陪程望熙用餐。

          “迦蓝,找保镖的事情先放着吧。”说着,程望熙心中升起孤疑,总署局何时变得如此雷厉风行了?

          查处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露出,杀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原本,程望熙就急得很,现在这么一闹,饶是再心急,也总不好公开与总警署作对。

          况且,这个节骨眼上,谁敢顶风作案接单子?

          闻声,程迦蓝不由得蹙蹙眉,这态度...

          转变的也太快了。

          她舅舅,分明不是优柔寡断的人啊。

          “为何,舅舅?”程迦蓝要知道原因,抬眸与程望熙对视,眼底孤疑愈发浓烈。

          模样倒是叫程望熙有些无言。

          “总署局突然要彻查,说是要好好清理一下各个雇佣公司或是组织,态度很强硬。”

          桌下,程迦蓝放在膝上的手掌快速收紧。

          秦泽励,这是在警告她?

          “迦蓝?你怎么了?”

          “无事,就是有些惊讶,总署局不是向来不管这些事吗?”程迦蓝接过话问着,故作讶然。

          面前,程望熙并未多虑,毕竟程迦蓝才回归云溪城,许多内部情况不知道也实属正常。

          “话虽如此,可是听闻总署局空降了一位主儿,权力不小,手段雷霆是个极为不好相与的角色。”

          程望熙所知道的并不多,程氏的手没那么长,他左不过是知道些皮毛而已。

          “那,舅舅知道对方姓什么吗?”程迦蓝试探着开口。

          “不知。”

          “你不要想太多,这阵子风声紧,但不代表一直都会如此,过段时间就会正常。”程望熙安慰着,只当她多想了。

          “我明白。”

          一顿饭程迦蓝着实没有了胃口。

          这作风,当真是为秦泽励而生。

          搅动着碗中清粥,程迦蓝暗笑,看她不顺眼,不能直说?

          *

          “别动,署局例行检查!”

          “举起手来!你藏什么呢!”

          依照指令各个分队都已出动,总署局首当其冲,不过此事同调查队无关,许之意倒也清闲。

          效率奇高,不想配合也必须要配合。

          这是规矩。

          “抓起来!之后再说。”

          一时间云溪城热闹得很,当然,署局内部也是如此,有些电话不时响起,气氛格外诡异。

          “董队,已经查出不少违禁品了。”

          “行了,知道了。”董鹤鸣简直头大,心底疯狂吐槽看来又有的忙了,连带着语气很是郁燥。

          从调查队出来已有一小时有余,北冥瞮同许之意来到总署局,董鹤鸣去处理事情,双方没有打照面。

          在这里,北冥瞮有着独立办公室。

          “咔。”推门而入,许之意大大咧咧地进门,气温颇高,叫人不耐。

          “我说,你早就知道了?”说着,许之意打开冰箱拿出两罐苏打水,其中一瓶丢给北冥瞮。

          “嗯。”

          凉液入喉,暂且驱散掉心头那抹燥意。

          某人应得自在,殊不知折射出来的含义是多么的...

          惊悚!

          许之意强迫自己稳下心神,没事的,他哥什么魔鬼作风,自己不是早就熟悉了?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然而,下一秒。

          “耐心等吧,还能钓到不少大鱼。”北冥瞮声调轻缓,说得浑不在意。

          一番搜查下来,赛维保全公司处境尚可,没有被搜出违禁品。

          而与赛维一般并未凉凉的,仅有三四家公司。

          可以说,此次总署局的动作扫遍了整个云溪城,顺便搞凉了不少人,but,这仅仅是北冥瞮心血来潮的举动罢了。

          许之意:“真特么是魔鬼本鬼。”

          很快,董鹤鸣得知北冥瞮与许之意都已抵达,匆匆赶来。

          “秦队,许执行长。”

          听到久违的秦队二字,许之意竟半晌没有回过神,北冥瞮扬眉示意董鹤鸣开口。

          “违禁品拢共搜出来60公斤,而且...抓到不少聚众嗑粉的,顺带着还拽出一条线。”话尾,董鹤鸣声音参杂着无奈。

          鬼知道他刚得知消息的时候多么惊悚。

          一个普普通通的搜查任务,也能搞出这么多事情,简直了。

          “什么线?”许之意接过话问着。

          “关于走私运输。”

          “噗!”

          一口苏打水呈喷射状,许之意猛咳着,面色通红,北冥瞮拿过文件夹挡住,眼底划过嫌弃之色。

          放下手中的苏打水,许之意满目中尽是难以置信,有事吗您?

          这才来云溪城多久,就搞出这么大动静?

          原本这事用不着调查队出面,不过么,这指令是许之意亲自下达。

          所以,他必须出面。

          忽然间,许之意像是察觉到什么,眸子瞪大直勾勾看着北冥瞮。

          “卧槽,你搞我?”说罢,许之意只觉着小心脏隐隐作痛。

          是的没错,指令以许之意的名义下达,跟北冥瞮,哦不,同秦泽励有个卵关系?

          “出去。”北冥瞮淡淡作声。

          利用完,提上裤子就特么不认账了,惊世大渣男!

          北冥瞮:“......”

          聒噪声终于消失,向来消息已经传到那女人耳中,北冥瞮缓缓勾唇,冷笑不止。

          指尖在屏幕上划动着,北冥瞮拨通了那串熟悉至极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接连四次,北冥瞮呼吸加重,好样的程迦蓝!

          竟敢拉黑他?

          看着掌心的电话,北冥瞮眼底漩涡忽地卷起,深不见底,屏幕上的道道裂纹,格外刺眼。

          咬着烟头,汗珠顺着额两侧缓缓流下。

          “呼。”薄唇中缓缓吐出烟雾,模糊了男人那张鬼斧神工的脸,青烟缭绕中,那股子阴邪气息更甚之前。

          “董鹤鸣,进来!”北冥瞮声色中似是携着刀片,狠戾狂躁。

          “去,将程家小姐请来。”男人的声音阴冷邪肆。

          董鹤鸣:“???”

          不是,由爱生恨什么的,大可不必吧?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