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5agqb"></span>
  • <wbr id="5agqb"><del id="5agqb"><listing id="5agqb"></listing></del></wbr>

    1. <s id="5agqb"></s>
      <i id="5agqb"><nav id="5agqb"><legend id="5agqb"></legend></nav></i>
      1. 言情小说网 > 全能万人迷她又野又飒 > 第三十章 兰家与苏家 被反将一军的北冥瞮

        第三十章 兰家与苏家 被反将一军的北冥瞮

          程迦蓝算准了苏启明的态度才会相邀,条件,她已经摊在明面上说开。

          对于苏家而言,这根本谈不上是条件。

          顺手推舟而已,同时也可送给程迦蓝一个人情,毕竟她背靠程家,想在家云溪城横着走没有任何问题。

          然而...生平自诩算计人心还算在行的程迦蓝,头一遭...

          翻了车。

          “抱歉程小姐,东西太贵重,苏某怕是受不起。”苏启明混了这么多年,这做戏的功夫自是炉火纯青。

          语调平缓,始终未变,只是平淡地婉拒而已。

          “难道说,苏家不想更进一步了么?先生这么想,就是不知下面的人...是否也如此了。”程迦蓝眉眼微弯,唇角扬起一抹浅弧。

          她笑得和煦,人畜无害,可眼底的威胁,却直挺挺射进苏启明的心口。

          扎得苏启明生疼,当然了,是被气得。

          苏启明:“......”

          他特么就想平平安安搞钱,根本不想玩什么无间道啊!

          想他苏启明纵横江湖多年,如今一朝,却接连在两个晚辈身上被压制,这张老脸着实是无处安放。

          “呵呵,程小姐说笑了。”苏启明绷着脸,神色如常。

          见状,程迦蓝倒也不恼,她没有收回桌上的见面礼,忽然,似是想起些什么,故作讶然看着苏启明。

          “赛维是先生的产业,之前,我倒是听舅舅说,苏家貌似有进军海外的意向。”

          “毕竟,保全公司在海外的发展势头的确可观。”

          闻言,苏启明险些一口气没背过去,现在风声这么紧,若是传出去赛维有意到海外发展,还不得分分钟被封?

          搞不好,连苏家都能一起玩完!

          对上那双柳叶眼,苏启明知道这是程迦蓝的威胁,也相信,这并非是她的口头震慑。

          她即说出口,就代表真的会做到!

          “难道程小姐真的非苏家不可了吗?”苏启明反问道,语气中带着些许无奈。

          若是没有那秦队的插手,这单子...他苏启明绝对没道理拒绝。

          两人相对而立,传闻中这位大小姐性情骄纵,做事全凭喜好,手腕强硬,是个极为不好惹的主儿。

          不过如今一看,骄纵,完全没有。

          至于后面两个,全中!

          正主儿都如此难缠了,更何况,她背后还有个程家撑腰。

          云溪城内,与苏家同样一只脚踏进灰色地带的...还有城东兰家,兰家,向来是兵不血刃的角色,谈笑间便可夺人性命。

          虽不好驾驭,可与其合作好处只会多,不会少。

          “先生,在这里想要活下去,并且步步走高,有些事还是少打听得好。”程迦蓝语气渐冷。

          “三日后,我期望对方准时登门,见面礼是我的诚意,您尽管收下。”

          “对了,我不喜欢爽约的人,程家在媒体面前还是说得上话的。”程迦蓝意有所指,直接威胁道。

          此刻,竟是连装都懒得装了。

          上车后,程迦蓝视线扫过后视镜,眸色寡淡,随即猛踩油门车子像是支利剑,蹿了出去。

          车后的小尾巴瞬间被甩远,直到变为一个黑点。

          一路来到城中街,红绿灯处,车堵得跟堆堆乐似的。

          将墨镜架在颅顶,黑色收腰款西装是大V领设计,内里,程迦蓝只穿了件蕾丝打底。

          胸前,若隐若现的风情分外勾人,风乍起,发丝被撩动,带过心口那处春光。

          一旁的车主只觉得口舌发涩,这打哪儿来个尤物啊?

          长得怪勾人儿的。

          “小姐姐,有兴趣赛一把吗?”男人语气轻佻,显然将程迦蓝当做了寻乐子的对象。

          “抱歉,不是很有兴趣。”腔调优雅从容,程迦蓝说得没有一丝情绪,眼底的漠然拒人于千里之外。

          闻言,那男人暗骂,不是吧,脾气这么傲?

          前方,绿灯开启,男子身前有空隙,所有车辆正在缓缓前进,他正欲踩油门,结果...

          就特么见着程迦蓝用风一样的速度占了他的位置!

          简直恶劣!

          典型的搭讪不成反被教做人!

          时间又过去几小时,狙击目标终于现身,心中计算着风速,北冥瞮没有犹豫,目标刚刚冒头的瞬间,立刻扣下扳机。

          两秒后。

          “兹兹--”他调动着耳麦。

          “注意,目标已击毙。”依旧是大雨倾盆,北冥瞮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原地。

          “队长,您回来...”

          “他呢?”北冥瞮并未抬眸,开口问道。

          他要即刻动身回去,既然程迦蓝这么钟情于找死,那么他不介意调教调教她。

          闻声,男人屁颠儿屁颠儿地出现,他正在擦枪,无聊得很。

          这档任务中,最难完成的部分全部落在了北冥瞮头上,至于他,则闲得一批。

          “看着这里,我先走。”

          话落,男人唇角止不住地抽搐着,这特么是说人话呢吗?

          任务期间擅自撤离可是大忌,多少次了,都是自己跟在他屁股后面处理。

          “最多48小时就能归位,你还差那点时间了?”男人撇撇嘴,说得极其不爽。

          半晌,除去淅淅沥沥的雨声之外,男人再没听到任何声音。

          紧接着,就看到收拾行李要打包回家的北冥瞮。

          “......”

          忽然,男人又见北冥瞮脚步微顿,快速翻动着包裹,他的手机怎么不在这里?

          还以为某男终于良心发现了,男人正欲拿波乔,然而...

          下一秒,冷冷的风在脸上胡乱地吹。

          “我手机呢?”

          “在侧面。”他气冲冲地回答,特么的,自己再跟他讲话,一定直播吃翔!!

          三日时间眨眼逝去,不过,距离程迦蓝与苏启明约定的时间还有两小时。

          此时,苏家公馆上方正笼罩着一片阴云。

          “你、耍、我?”男人一字一字地顿出,像是个刚出笼的恶兽。

          彻夜奔波,他眼底的赤红越发骇然,血丝遍布,好似要将人生生撕裂。

          北冥瞮抓住苏启明的衣领,足有193的他像是提小孩子般轻易。

          他竟真敢应下,程迦蓝,苏家,这笔账他会一个一个去算。

          手指快速收紧,苏启明只觉得即将要窒息,面部快速涨红,张张嘴想要解释,可北冥瞮根本不给他机会。

          “秦队,手下留情!家主他也是没法子了,程小姐态度强硬,哪一方我们都惹不起!”

          苏家的保镖最初便将北冥瞮团团包围,只是,没料到情绪在失控边缘的北冥瞮,手段残虐至极。

          仅用一双手,直接废掉其中几人的手臂,呈不自然状耷拉着,一看便知,再无复原的可能。

          没有见血,却处处充斥着浓烈的血腥气。

          都是打手,习武之人本就不怕事,可对于这个空降的男人,他们则是生理性的恐惧。

          闻言,北冥瞮眼梢微挑,带着微疑看向苏启明。

          临行前,他早已打点好一切,让这人盯着程家,盯着程迦蓝,但没料准,对方竟连同程迦蓝反将了他一军。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