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5agqb"></span>
  • <wbr id="5agqb"><del id="5agqb"><listing id="5agqb"></listing></del></wbr>

    1. <s id="5agqb"></s>
      <i id="5agqb"><nav id="5agqb"><legend id="5agqb"></legend></nav></i>
      1. 言情小说网 > 全能万人迷她又野又飒 > 第三十四章 程迦蓝 地狱无门你偏要闯 我成全你

        第三十四章 程迦蓝 地狱无门你偏要闯 我成全你

          “有意思吗?”程迦蓝终是动了怒。

          一桩桩一件件事,全部事与愿违,程迦蓝本就是孤傲之人,她从未感觉到如此无力过。

          她不仅算不准秦泽励的态度,更加无法得知今后她会如何。

          难不成,她重回现在就他妈是个错误?

          女人眼底的倔强与不服输叫北冥瞮眼梢微颤,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沉默半晌,态度不必多言。

          没错,他这辈子,下辈子,乃至生生世世都不会放过这个女人!

          生与死,她程迦蓝都只能捏在自己手中!

          他的东西,谁也不能碰。

          或许,现在的程迦蓝并未起了投奔另一个男人的心思。

          但,那又如何?

          就算是有,北冥瞮也会强行按死在襁褓中,就当是为她上辈子的行为赎罪吧。

          “混蛋!”

          “砰!”波澜不惊的女人,头一遭对着北冥瞮红了眼眶。

          她在不甘。

          铁勺顶端并不锋利,可厚度可观砸在胸口痛感仍旧强烈,北冥瞮漠然承受着程迦蓝的爆发,面色无波。

          任务期间,其实他受了伤。

          十几厘米的刀伤横穿整个胸口,位置偏低,恰巧被衬衫遮挡。

          来得匆忙,北冥瞮只是潦草包扎了一下,被重击后,伤口再次裂开,可他饶是连眉头都没有抽动一下。

          神色浅淡,根本不为所动。

          察觉到自己情绪失控的程迦蓝,快速冷静下来,不行,这样只会让两人越纠缠越深。

          “走出这个门,这事我就当没发生过,秦泽励我不知你在署局是何职位,但做事别太硬。”

          “想要前程就收敛些。”

          既然明面上为总署局效力,秦泽励就不该同苏家这种角色有关联。

          “你担心我?”北冥瞮眼神直白,定睛看着程迦蓝。

          “想多了,程家同样不是吃素的,硬碰硬,对你没好处,之前的情分这次便抵消了吧。”

          “不要再挑战我的底线。”程迦蓝彻底冷下语气。

          站在原地,两人对视,瞧着女人那副倔样子,北冥瞮不知为何,心尖抽痛,酸涩异常。

          “除去这件事,其他我都能应了你。”

          “与其做无用功,不如,想办法讨好我更奏效。”北冥瞮回答着,浅淡的声线好似阵风,飘进程迦蓝耳中。

          前世今生的种种不时闪现在脑海,男人不甘的嘶吼,以及卑微到极点的神情,刺激着程迦蓝的神经。

          “那你想要如何?”程迦蓝强迫自己,强迫自己不要为之前的感情所左右。

          “跟我。”

          “你想要的一切,我都能为你做到。”

          尾音落下,正要暗戳戳撤离战场的佣人们,只觉得自己的天灵盖儿要被掀掉了。

          这特么是保镖?

          上来就示爱,还是带着些强迫属性,搞笑呢么。

          到底谁才是雇主啊!

          “不可能。”程迦蓝咬住牙关。

          果真,叫他死心没那么容易,可是,程迦蓝反复推敲都没能想出一个秦泽励非她不可的理由。

          明明,现在的他们是两条尚未相交的平行线。

          人已经尽数退去,北冥瞮态度依旧,程迦蓝的话他一个字都没有在意,用眼神困住她,面色冷硬。

          她,不愿意。

          堪堪几秒后,北冥瞮便知道程迦蓝的态度。

          很好。

          程迦蓝,地狱无门你偏要栽进去,那么,他就成全她。

          气氛诡秘凝滞,程迦蓝实在是不知该说些什么,这个条件她当然不可能应下。

          而秦泽励,今日势必要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才肯离开。

          两人态度皆强硬,谁也没想过退一步,北冥瞮褪下外套,衬衫随着动作被扯开。

          自顾自地坐下,程迦蓝微挑起眉梢,不知他要干什么。

          “我这儿不是宾馆,赶紧走。”

          “我的任务是贴身保护,你忘了?”北冥瞮说得恶劣,话毕,甚至极其恶趣味地弯起唇角。

          发丝略微凌乱,被男人尽数撩至脑后。

          高挺的鼻梁上方,是那双骇人震慑感极强的眸子,极为深邃。

          余光随意看着,程迦蓝忽然瞧见一抹红痕,她将视线定格在北冥瞮的心口下方。

          眸光微微闪烁,北冥瞮仰头将杯中茶水饮尽。

          而茶杯,则是程迦蓝方才入口的那一个,他没有看到女人眼底的波动。

          程迦蓝蹙起清秀的眉头,咬紧牙关。

          拿捏她就那般有成就感么?竟连一身的伤也不顾了?

          踌躇良久,程迦蓝始终没有下定决心开口,那模样倒是憋屈得很,北冥瞮心中好笑。

          黑色,向来是北冥瞮所钟爱的。

          神秘,阴鸷甚至是狠辣,才能够完美掩藏在这幅盔甲之下。

          定睛看了许久,程迦蓝心中暗恨。

          只这一次,就这一次!今后她定不会再主动开口。

          女人利落转身离开,独留北冥瞮一人。

          “先...先生,这是大小姐吩咐的茶点,请您慢用。”小女佣强迫自己不去看北冥瞮,听得出在强装镇定。

          这人,生得极好,每一寸似乎都经了上帝之手。

          的确算是个天赋异禀的宠儿,就是这气场,太霸道强硬了,平素怕也是个火爆脾气。

          其实,程迦蓝没有吩咐让佣人上茶点。

          只不过,眼下是她用茶的时间,佣人自然不会因为北冥瞮的到来就打乱工作行程。

          所以,给主子上茶,当然也不能少了客人那份。

          提着药箱夺步返回,程迦蓝看着某男优哉游哉品茶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

          “好吃吗?”程迦蓝怒极反笑。

          “没有你的味道好。”北冥瞮接过话回答,他不喜甜食,一点也不喜欢。

          可是,曾经为了给程迦蓝找出一家能够入口的甜品店,北冥瞮强逼着自己去尝。

          后来,竟也慢慢习惯了。

          桌上的甜点是盘牛乳膏,程迦蓝的私人厨子手艺自是没得挑,北冥瞮之前尝过。

          味道,还是如旧般惊艳,他只用了一块,有些兴致缺缺。

          “哒。”药箱颇重,放在桌上闷响连连。

          手指伸向北冥瞮衣角的瞬间,男人呼吸乱掉,紧接着侧头避开了程迦蓝的动作。

          “坐好,上药。”程迦蓝说得温吞,声音寡淡。

          “先回答我的问题。”北冥瞮只当程迦蓝想用怀柔攻势,他并不接招,态度强势要她先应下。

          “你知道不可能的。”程迦蓝摆弄着药棉开口说道。

          紫红色的药液带着刺鼻气味,辛辣的味道熏得鼻腔不适。

          程迦蓝素来最厌恶藕断丝连,她自诩并非优柔之人,可每每碰见这个男人,她所有引以为傲的特质全部化做虚无。

          曾经许下的重诺,也一点点被打破,被背弃。

          真是...输给他了。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