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5agqb"></span>
  • <wbr id="5agqb"><del id="5agqb"><listing id="5agqb"></listing></del></wbr>

    1. <s id="5agqb"></s>
      <i id="5agqb"><nav id="5agqb"><legend id="5agqb"></legend></nav></i>
      1. 言情小说网 > 全能万人迷她又野又飒 > 第四十章 失聪又如何?最怕的是失聪也能碾压你

        第四十章 失聪又如何?最怕的是失聪也能碾压你

          许之意近两日并不忙,调查队内部事务还算处理得过来。

          “许执,您的电话。”

          “喂?这里是调查队。”许之意开口道。

          “是我。”这边北冥瞮的沉声立刻传至许之意耳中,两人几日不曾联系,而且北冥瞮鲜少主动打给他。

          而且,还是调查队的内线。

          “有事,三哥?”许之意讶然,显然北冥瞮主动打来电话,不是带着目的,就是他闯祸了。

          兄弟间的友好问候根本不可能。

          “云溪城耳科与神经科的医生你了解多少?”

          闻言,电话那头的许之意微愣,神经科他要立刻去调查,不过这耳科么......就很耐人寻味了。

          “云溪城大大小小的医院共45家,其中私立占据大部分,私立医院的耳科医疗器械与技术要更出色。”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着,北冥瞮面色无波听着许之意的告知,内心掀起波澜。

          “差人去注意一下情况。”

          “范围你自己拿捏,重点关注还有谁......打听了这件事。”北冥瞮语气寒凉,微沉暗哑戾气尽显。

          任务结束后,北冥瞮便火速赶回云溪城。

          从城郊边界赶到城中心至少需要半小时,他最初先行抵达了苏家公馆,随后才动身前往程迦蓝的地界。

          途中,北冥瞮隐约听到苏启明提到了有关于程家的秘辛。

          是程迦蓝已失聪的右耳。

          据说,有其他势力在寻找治疗机构,并且......来头不小,方才他故意凑在程迦蓝右耳耳根开口,发现情况的确不乐观。

          她失聪已有年头,北冥瞮是清楚的,身后的鸣笛声猝然响起,唤回他的思绪。

          很快,北冥瞮驱车离开。

          同一片天空下,杏霭流玉,云蒸霞蔚。

          程迦蓝跟随程望熙来到程氏内部熟悉一下具体事宜,虽不至于快速上岗,但了解很有必要。

          “大小姐,去哪儿?”司机透过后视镜问着。

          她今日状态不错,也不知是为何,秦泽励每每跟个疯子一般来见她,次日,自己倒是出奇的畅快。

          就因为见了他?

          “嗤。”程迦蓝嗤笑,今生避开那些事怎么就这么难?

          “去M.K大厦吧。”程迦蓝轻声回答,快要到程望熙生日了,总要提前备好礼物才是。

          才放下手机铃声立刻叫嚣起来,极其猖狂。

          声音被程迦蓝开到最大,倒是将前排司机吓了一跳,眼风扫过,竟然又是秦泽励?

          两人不是才分开?程迦蓝无语。

          莫名的,程迦蓝就是不想接,每一次都是如此这厮一通夺命连环call,自己就要被迫让步。

          凭什么?

          他打来,自己就一定要接?

          另一边,听着电话那端熟悉的冰冷女声,北冥瞮舌尖勾过唇角,好样的程迦蓝。

          你果然够胆!

          故意不接与被拉黑北冥瞮还是能够辩出来的。

          这么热衷挑衅,那为何不当面与他对上?

          非要在背后暗自挑事?

          依照某男素来说一不二的性子,若是程迦蓝当真选了正面挑衅,保不准就直接被他给就地办了,也并非不可能。

          看着终于安静下来的手机,程迦蓝眼底划过一丝满意之色。

          很识趣儿的小东西,比之秦泽励不知要强上多少倍。

          北冥瞮:“......”

          约摸着十分钟后,程迦蓝辞别祖宅司机,一席红色大印花长裙,不自觉叫她成为独特风景。

          下车那刹,手机即震动起来,是消息推送的声音。

          只当是程望熙担心自己安全问题,程迦蓝立刻查看,结果......

          【L:加我。】

          一条携着狂拽酷炫气息的消息赫然入目,下方则是一段微信号。

          独属于男人的霸道扑面而来,叫程迦蓝窒息。

          行,真够可以的!

          明的不行,就来暗的?无孔不入?这又是什么新招数?

          “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侍从素养极高,对待顾客一视同仁,这也是M.K大厦的一贯作风。

          从无差评。

          “定做领带夹。”程迦蓝淡淡颔首。

          “夫人,这里的定做手艺全云溪城都寻不出第二个来,可以根据个人口味来设计,绝对的独一份儿。”女人调笑的声音极为谄媚。

          叫人听了心生不喜。

          “是么,那就看看吧。”

          回身查看设计师工牌的瞬间,被称作夫人的女子猛地愣住。

          程、迦、蓝!

          冷不丁被挡住去路,程迦蓝下意识抬眸,呦,不曾想还是熟人呢。

          “请问,这是您这里新来的侍从吗?”程迦蓝声音清冷如酒,那股子冰冷入喉,呛人,且叫人心尖儿打颤。

          “你放肆,程迦蓝!”闻声,黄家夫人怒极反笑,自己还未找她算账,她倒是耍得一手好威风。

          “放肆?你觉得自己配么?”

          “还是说,你觉得黄家可以在云溪城横着走了?”说着,程迦蓝高高挑起眉峰,张狂恣意。

          这份狂戾之气,像极了北冥瞮。

          “别以为程家护着你,你便可以肆意妄为,我不会放过你的!你一个失了聪的人而已。”黄夫人压低声音,语中轻佻尤为明显。

          话落,黄夫人就见程迦蓝的身影前倾。

          心脏猛地颤动,使得黄夫人下意识做出防御动作,反应过激导致动作力道被放大。

          从外人角度,便是黄夫人先动的手。

          直接擒住眼前女子的手腕,程迦蓝狠狠向外一拉,黄夫人顿时一个踉跄。

          “失聪又如何?”

          “最怕的是,失聪,也能你碾压你黄家。”程迦蓝在距离对方仅有一指尖的时候顿住脚步,靠着气息开口。

          模样与索命女鬼别无二致。

          艳冶柔媚,许是气温渐高的缘故,使得女人两颊微红,颇有种醉颜微酡的意味,与那副清绝面容全然不符。

          不过,那张风情万种的红唇此刻落进黄夫人眼底,便如同血盆大口一般......

          似是要吃了她。

          “你且看着,你们黄家只能跪在我这个失了聪的人脚下,并且,永无翻身之日!”话毕,程迦蓝兀然一笑,料峭寒意悉推在眼角。

          “我在一日,你儿子黄标生就要在牢狱多待一日。”

          “你最好祈祷自己做的那些事不会暴露,否则,一旦让我抓到把柄,我就连你们一锅端了。”

          讥讽,亦或是轻嘲,皆在藏在那副笑容之下。

          程迦蓝欣赏着眼前女子的狼狈姿态,先前,忙着献媚的人早做出事不关己的态度。

          她故意朝着黄夫人身侧扫视,意味明显:

          你的眼光,也就如此了。

          被气到全身发抖的黄夫人面容狰狞,笑不是笑,发怒又不似发怒,诡异的状态叫在场人心中发寒。

          但程迦蓝笃定,这人不会气到当场去世。

          爱子入狱,她哪里舍得?

          一记巴掌眼见就要落下,身后侍从心跳漏了一拍,程迦蓝眯起双眸眼底的漫不经心更是大大刺激了黄夫人。

          她早晚要撕烂这张可憎的脸!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