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5agqb"></span>
  • <wbr id="5agqb"><del id="5agqb"><listing id="5agqb"></listing></del></wbr>

    1. <s id="5agqb"></s>
      <i id="5agqb"><nav id="5agqb"><legend id="5agqb"></legend></nav></i>
      1. 言情小说网 > 全能万人迷她又野又飒 > 第四十一章 程家大小姐温婉?滑天下之大稽!

        第四十一章 程家大小姐温婉?滑天下之大稽!

          随着侍从们的惊呼,黄夫人的巴掌即将落下。

          千钧一发之际,众人只见程迦蓝立刻挥出手中杂志,上等纸张经过层层叠加,质量感人。

          “啪!”

          所有人最怕程迦蓝占了下风,然而,没特么料到这被打的......竟是最初施暴的人!

          卧槽!

          有的侍从一时不察没能忍住口吐芬芳。

          不过,最憋屈的还属从北欧境内挖过来的外国友人,这群人是高等侍从,精通几国语言,联邦语自然懂得一些。

          but,就是不懂联邦的民间传统文化。

          可怜的外国友人连句卧槽都不会说,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满脸憋得通红。

          侍从:“卧槽卧槽!”

          外国友人:“唔唔唔啊啊啊!!阿巴阿巴阿巴!”

          目测杂志厚度约摸着是一个指腹大小,边缘处异常锋利尖锐,程迦蓝力道极大。

          她可不是那些生来便具备圣母玛利亚光环的小白莲。

          即决定朝她动手,是死是活,就都要给她受着!只知挑衅,而不知自己能力如何的人......

          统统欠打!

          被猛抽的黄夫人瞬间一个踉跄跌倒在地,摔了一个大屁墩儿,模样滑稽。

          阵阵细细碎碎的低笑声入耳,黄夫人臊得恨不得顺着地缝钻进去。

          外国友人根本不懂联邦内部为人处世的弯弯绕。

          不过来者是客,该笑的时候还是得笑,微微勾起唇角以表尊重。

          “程迦蓝你真敢动手!”黄夫人平素也勉强算是个注重礼数的主儿,可如今一朝,程迦蓝直接将她的克制面孔打散。

          “为何不敢?”

          “这送上门来找打的人,我素来不会拒绝,况且,不是你先动的手么?”阵风扫过,衬得女人声音微凉。

          语调缥缈似鸿毛,想捉,根本捉不到。

          闻声,瘫坐在地上的黄夫人双眸泛着猩红之色,显然是恨极了程迦蓝,她为何还能安生活着!

          儿子因她入狱,自己如今又因她受辱!

          可恶!

          程迦蓝手持杂志,可莫名的,众人却心觉她手中握着的......是把利刃,瞧着已然瘫软的女子,她眼底那丝情绪彻底散去。

          再没了逗留心思,程迦蓝将杂志递到身后,见状,侍从连忙接过。

          其实,黄家与程家开撕的事情,稍微有头有脸的人都清楚,无非就是当初那黄少想要将人搞到手未遂,结果却被程家大小姐反杀。

          未遂,并不代表事实就可以被抹掉。

          弄死了人,事后一句道歉便能粉饰太平?

          可笑至极!

          “设计师,就他吧,剩下的有劳你们照看。”说着,程迦蓝将掌心的工牌还给侍从。

          黄夫人挣扎着想要起身,不料地面甚是光滑,几欲起身无果,黄夫人面上难堪。

          在仇敌面前丢了脸面,心情自然不美丽。

          看着款步而来的程迦蓝,黄夫人难掩心底惊惧,纵使面容上逞强强撑着不肯露怯,可小动作依旧泄露出她的胆寒。

          她跌坐的位置很刁钻,恰巧堵在门口。

          程迦蓝长腿径直跨过黄夫人的身体,连记多余的眼神都没有赏给对方,对垒已结束,要她多看一眼那都是浪费情绪。

          长裙随风摇曳,细纱质地轻盈柔软。

          顺带着扫过了黄夫人的侧脸,对方的无心之举,却好似在她脸上扇了一记重重的耳光。

          纸包不住火,纵使M.K内部员工口风严谨,可在场的还有个女人,黄夫人归家后厉声警告着那个讨好自己的女人。

          不料,事情还是不胫而走。

          很快,云溪城上流圈内对于程迦蓝的看法360度大转变,程家大小姐温婉柔顺?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夜幕低垂,极致晦暗笼罩在云溪城上空,今夜天色不算好。

          皎皎月光洒落,映得地面斑驳陆离。

          程迦蓝没有回到自己的住处,毕竟,哪里秦泽励可是探了个一清二楚,索性,直接歇在程家祖宅。

          忽然间,她好似忆起了什么。

          连忙翻动着手机,画面中秦泽励不再发动夺命连环call的攻势,而是选择夺命连环发信息。

          程迦蓝:“......”

          半晌无言,程迦蓝简直头大,怎么的,是秀自己话费够多是吗?

          【回我。】

          【程迦蓝,别作死。】

          等等消息少说也有十条,程迦蓝属实是没能料到秦泽励那狗男人身上还有坚持不懈这种美好品质?

          【有事发信息也一样。】程迦蓝想了想还是决定回话。

          【你想我上门去拜访程先生?】

          又来!

          来自狗男人堂而皇之的威胁,还真就叫程迦蓝一时间没了法子,因为......某男说到做到。

          深夜拜访根本不成问题。

          有问题的,可是她!

          月黑风高夜,突然带回去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她舅舅不被吓死已是万幸了。

          一分钟后。

          【恭喜你们已经成为好友了,可以开始聊天啦!】

          见鬼的,程迦蓝想要投诉微信打造商,一通折腾好容易才满足了某男心底的弯弯绕。

          倒是将程迦蓝气个半死。

          盯着床头柜上的手机程迦蓝被气笑,几乎回回都是以自己妥协而告终,她当真怀疑秦泽励......怕不是给老天爷充钱了。

          趁着暗夜,北冥瞮迅速摸进程迦蓝的独立住宅。

          一路嗅着兰花芬香穿梭,北冥瞮很快来到程迦蓝的房间,窗户并未上锁,见状,北冥瞮勾唇轻笑。

          这一次,倒是学乖了。

          侧身进入,北冥瞮随手褪下衣物,没有等到意料之中的媚声,回应他的唯有阵阵掠过的......

          空气!

          没事的,或许她有要紧事。

          冷着脸坐在床边,北冥瞮足足等了一小时,甭说是程迦蓝了,连个上门问候的佣人都没有。

          此刻,正在享受着沐浴松懈感的程迦蓝早已将手机抛之脑后。

          另一边,心底的焦躁已经渐渐吞噬掉北冥瞮的理智,他不想再等,推门而出,负责打扫的女佣立刻瞪直双目。

          什么鬼?

          她没睡醒??

          看着快步下楼的北冥瞮,女佣双唇微张,模样分外呆滞。

          “K先生?”

          闻声,北冥瞮微微愣住,随后记起这是他在此地的身份,轻点着头示意。

          Emmmm......貌似哪里不太对头吧。

          这年头保镖都能如此放肆了?随意进出雇主房间,可问题是,大小姐她不在啊。

          “大小姐在程宅?”北冥瞮问得随意。

          “是。”女佣弱弱地回答,说真的,就凭这份气势说是保镖谁会相信?

          拨弄着杯沿,北冥瞮微微眯起双眸,看来他最近的心思是不大缜密,那女人怎么会等着自己抓到她?

          “大小姐吩咐我回房看看,你继续做事。”

          “是,K先生。”

          这一幕若是让远在程宅的程迦蓝见过,指定要跳起来锤爆北冥瞮的狗头!

          要脸吗?那是她手下的佣人!

          离开原地,北冥瞮眼底写满了玩味情绪,他很迫不及待看到程迦蓝那张写满愕然的脸蛋。

          那模样,让自己只想狠狠地撕碎她,疼爱她。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