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5agqb"></span>
  • <wbr id="5agqb"><del id="5agqb"><listing id="5agqb"></listing></del></wbr>

    1. <s id="5agqb"></s>
      <i id="5agqb"><nav id="5agqb"><legend id="5agqb"></legend></nav></i>
      1. 言情小说网 > 全能万人迷她又野又飒 > 第四十三章 宝贝儿 我赶着来见你 就这点诚意?

        第四十三章 宝贝儿 我赶着来见你 就这点诚意?

          察觉到对面那道直白的眼神,程迦蓝舌尖勾过唇角,心中暗忖,果真是视脸皮为无物!

          这点,她还真是比不了。

          瞧见女人那副恨不得将自己剥皮削骨的模样,北冥瞮心底暗爽。

          怎么办,就是这幅样子,叫他欲罢不能。

          他只想要将人揉进怀中狠狠厮磨疼爱。

          欣赏新一幅美人出浴图,北冥瞮眸光渐渐染上欲色。

          不幸的是,眼角处的微红程迦蓝没能捕捉到,此刻,尴尬的......是她,而并非北冥瞮。

          “滚出去!”程迦蓝尾音轻扬,从暗惊羞愤再到怡然自得,前后仅仅只用了十秒。

          适应能力强悍。

          见状,北冥瞮高高挑起眉梢,这样的程迦蓝他见过太多次,可出奇的,每一次这女人能够给他带来不同体会。

          半晌不语,北冥瞮没有听话挪动脚步,反而更加得寸进尺。

          “宝贝儿,我急着赶来只为见你。”

          “可,你的诚意好似不大够。”说着,北冥瞮将倚靠在背后池边的身体缓缓抽出。

          两人一个坐在澡池内,而另一个则在蓄意紧逼。

          强闯民宅你还有理了?

          听着对方自以为是的话语,素来不动大怒的程迦蓝强行弯起唇角。

          这混账!

          在旁人地盘上也敢如此放浪,或许,真的是她好多年不当大哥了,才让他胆敢在自己面前放肆。

          “秦泽励,你是不是真当我提不动刀了?”程迦蓝轻哼,眼底的轻诮格外刺眼。

          “哗哗--”

          随着她的快速起身,澡池中的流水被掀起,向男人阵阵扑去,这一次可不是水滴,更不是水流。

          而是水花!

          冷不丁被泼了满身的北冥瞮眸光微愣,他看着成功一杀的程迦蓝满目无语之色。

          幼稚!

          贴身衣物早已湿透,男人健硕劲壮的胸膛此刻正在快速起伏着。

          不过,并非是因为动了怒。

          “你在,诱惑我?”慌乱中,北冥瞮声音格外突兀,以至于神经始终紧绷状态的程迦蓝猛然一怔。

          该死!

          她为何要惧这狗男人?

          没错,北冥瞮素来有一种独特魅力。

          那就是即便是他犯了错,身处于低处,但不好意思,凡是同他对上的人皆会被秒杀得渣都不剩。

          某男这些年行走江湖,貌似皆是以这种狂拽酷炫的路子取胜。

          然而,这种路数落进程迦蓝眼中却变了味道。

          熟练运用这种路数的人在她看来,前提必须是要足够不要脸!很显然,秦泽励完全符合条件。

          “想多了,你不是很合我胃口。”程迦蓝皮笑肉不笑地回敬。

          话落的那个瞬间,北冥瞮盯住眼前女人,整个人如猛虎般蓄势待发,男人粗喘声微重,唇边漾起一道浅弧。

          就在这时。

          “迦蓝,你可睡下了吗?”门外,程望熙那中气十足的声音分外明显,程迦蓝顿时心中一紧。

          靠!

          每一次同这男人对上准没好事!

          “迦蓝?”没有得到回应,程望熙依旧不死心微微抬高声音问着。

          “唔......”被强吻的程迦蓝猛得瞪直美目,北冥瞮最钟爱的......

          便是微微睁开眸子接吻。

          他很爱程迦蓝在自己怀中意乱情迷的模样。

          “啧。”立刻推开紧扣住自己的男人,水渍声清晰刺耳,道道银线在炽光下灼眼生辉。

          此刻门外,女佣适时站出来解释。

          “老爷,大小姐在沐浴,才吩咐不许任何人打扰。”

          很快,那道细细碎碎的声响全然消失不见,水流已经被她毙掉,浴室内气氛诡秘。

          北冥瞮就定睛看着眼下那抹正待人采摘的娇唇,正欲开口警告的那刹,程迦蓝一个利落闪身躲开男人的进攻。

          怀中的温软香玉消失,北冥瞮忽略掉心底的不耐。

          “过来。”男人声音暗哑,满是令人及心尖发憷的情愫。

          湿毛巾在澡池中浸足了水分,上方的玫瑰花瓣为莹白色的毛巾染上了些许殷红。

          “啪!”抽出手中的毛巾,程迦蓝攻势迅猛,北冥瞮压下心中那股子渴望,才不过几日她的身手竟提高得这样快。

          这是北冥瞮前世根本不知道的事情。

          她瞒了自己。

          腹部呈诡异状收缩,北冥瞮躲开朝向自己面中袭来的毛巾,水渍溅在侧脸,顺带着打湿了他的鬓角。

          专属于玫瑰花瓣的嫣红,被印在了北冥瞮的心口处,浴室内灯光明亮泛着些许微黄。

          倒是衬得气氛格外暧昧。

          刚刚从澡池中起身的女人携着缕缕雾气,丰神冶丽,魅惑似妲己。

          打出手臂的瞬间,北冥瞮忽地察觉到后腰传来异样。

          那是根玉簪。

          温玉莹润,只是程迦蓝手上的这根玉簪却是分外阴凉,顶端处并不尖锐,但奈何女人刺得太死。

          已经深深嵌进肌肤中,后腰的软肉竟有了发痛迹象。

          秉承着趁他病要他命失神的原则,程迦蓝乘胜追击,正面刚,她暂且不占优势,但是钻空子偷袭,自己绝对没在怕的!

          “砰!”

          “咻-嘣!”魂魄被面前玉体迎风的女人摄了过去,北冥瞮没料准程迦蓝这一次竟下了狠手。

          被踢浴室的那刻,北冥瞮调整着姿态一记侧空翻,才将将卸下程迦蓝进攻的力道。

          但,随即而来的便是一道利风。

          抬眸,那根制作精良的玉簪赫然入目,见状,北冥瞮眼底终于不再只是无聊情绪。

          距离上一次两人交手,才不过几日而已。

          程迦蓝心中憋闷不已,若是曾经的她也是这般弱小倒也罢了,最气的是,重头来过后,她必须要接受身手跌落底端的自己。

          重回巅峰时期绝非易事,更加需要时间。

          秦泽励的身手她比谁人都清楚,何曾几时,有人在语言上亵渎自己,这男人就能直接废了对方。

          并且,不动一兵一卒,也未动任何武器。

          单凭那双手,足以成为人人谈之色变的索命修罗!看着节节败退的男人,程迦蓝心头那股燥火终于散了出去。

          这样的人败在自己手上,其中成就感自是不必多言。

          “大小姐,您是有需要吗?”屋外的女佣听得分明,内部发出的声响她一丝不落地全部听到。

          “咔。”根本不给程迦蓝作声的机会,北冥瞮直接打开了门。

          听到脆耳的开门声程迦蓝心尖骤然缩紧,宅内眼线众多,况且她舅舅还在,秦泽励他怎么敢!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