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5agqb"></span>
  • <wbr id="5agqb"><del id="5agqb"><listing id="5agqb"></listing></del></wbr>

    1. <s id="5agqb"></s>
      <i id="5agqb"><nav id="5agqb"><legend id="5agqb"></legend></nav></i>
      1. 言情小说网 > 全能万人迷她又野又飒 > 第七十四章 这世间谁也成不了她 想想你父母

        第七十四章 这世间谁也成不了她 想想你父母

          正所谓,说曹操曹操就到。

          “状态不错。”北冥瞮看着面前的女人口吻玩味,不过落进程迦蓝耳中就十分之惊悚了。

          有点老父亲内味儿了。

          程迦蓝坐在床上抱着臂膀,面色一言难尽,昨夜,可不是她的问题,而是这男人开锁真的没有声音。

          匆匆离开,又乍然出现,跟阵风似的。

          话毕,北冥瞮冷不丁对上女人那双媚眼,对方眸中的无语与孤疑被他捉了个一清二楚。

          她无语什么?

          没有在意程迦蓝心中的那些弯弯绕,北冥瞮微扬下巴示意,见状,程迦蓝才看到他手中的包装盒。

          餐厅略显冷清,装潢风格如同秦泽励整个人那般......硬朗强势,典型的欧境风格,每一处都利落至极。

          很是自然地接过筷子,有了昨夜的经历,程迦蓝轻车熟路地将包装袋打开,一一摆好餐具。

          随后,将男人所钟爱的吃食摆在他面前,就连油醋碟也一并摆到正位,动作熟练程度让人心疼。

          她做得认真,北冥瞮眸光渐渐迷离,这样的程迦蓝太乖巧,百伶百俐的模样,没有任何刺。

          若是能一直如此......

          “看什么呢?吃吧,秦队。”程迦蓝见北冥瞮微微恍神,将筷子摆正示意他先用。

          凝视着面前的碗筷,北冥瞮眉头微动,程迦蓝立刻上道儿,都吃人家几顿饭了,还不得有点眼色?

          “您请。”说着,程迦蓝将一直虾饺夹入男人碗中,用得是对方筷子,姿态带着克己复礼的意味,礼数到位。

          只是,饶是主动放低姿态,在她身上,北冥瞮也没有探出分毫逢迎与趋奉。

          不论高低,她程迦蓝都能够自成一派。

          她从不阿谀旁人,也从不效仿旁人,当然,这世间的谁......

          也成不了她。

          一时间思绪万千,待到回神人家早早便大饱口福上了,程迦蓝虽不重口腹之欲,但对于享受美食也并不抵触。

          餐桌上,只剩下咀嚼食物的声音,很细微,那道虾饺入口表皮弹韧,鲜虾的独特滋味在口中扩散开来。

          程迦蓝不自觉眯起美目,两腮鼓动着,她用得格外专注。

          深藏在骨子里的清傲气,在这个瞬间竟消失得无影无踪,忽然,北冥瞮心中哂笑。

          他曾折尽自己的命都没能让程迦蓝卸下防备,饶是她的那根傲骨......都没能察觉。

          然而现在,一盘虾饺就能令这女人倾耳注目软下心理防线,一时间,他竟不知该说什么。

          不动声色地将那盘虾饺推到女人面前,北冥瞮没有胃口,只是,就这么看着她吃,貌似也不错。

          彻夜骤雨狂风,使得晨间湿气极重,烟雾霏微间,旭日才将将有了高升迹象。

          “沙沙-”落地窗面积极大,窗外,徙靡声响相互交错,低沉平和。

          早餐时间很快结束,程迦蓝人生头一遭如此窘迫,什么鬼?

          她如今胃口都这么好了?

          眼前那盘虾饺所剩无几,很干净。

          “走吧。”北冥瞮温吞开口。

          眼风扫过女人那张微红的脸颊,心中轻笑,吃就吃了,还怀疑什么?

          车内,气氛静谧,程迦蓝隔窗望风,眼底尽是满足。

          “近一个星期,不要再惹事。”突然,北冥瞮沉声开口,语气中的冷涩意味格外刺耳。

          闻言,程迦蓝眼皮微跳,事件进展太快,她还未来得及思考秦泽励究竟是如何杀回来的。

          只是询问话语在脱出口的瞬间,又被程迦蓝咽了回去。

          “听话,程迦蓝。”

          “不要让我听到你出事的消息,我会在你身边,时时刻刻。”北冥瞮掐住程迦蓝的腰肢,声线平缓语调浅淡,根本听不出他在动怒。

          男人雄浑冷厉的气息强势入侵程迦蓝的领地,脊背紧贴着男人的胸膛动弹不得,程迦蓝微微摒住呼吸。

          “紧张什么?”

          “秦队不拜访一下我舅舅?”程迦蓝微扬的声音响起,她伸出手竟要敲打车窗,此刻,车已经抵达程氏祖宅。

          北冥瞮眉心轻皱,只当是程望熙已经在门口等候,现在不是见程望熙的好时机。

          但大掌卸下力道的瞬间他猛地回神,这一次,他不再满足于控制程迦蓝的腰肢。

          “骗我?”

          程迦蓝的手指就搭在门边,湿热的呼吸打在耳侧,不适感强烈,忍住微颤的动作,她暗自咬牙。

          就差一步,身后男人的那缕松懈她察觉到了。

          “程迦蓝,你真该庆幸我如今脾气不错,这一次,我放你走,但前提是你必须乖乖待着。”

          “秦队放心,程家不会再为署局添麻烦。”程迦蓝表态,同时不着痕迹地将两人距离拉开。

          奈何,对方根本没有将她这番举动放在眼底。

          “啵。”声音分外黏腻,暗昧气息在程迦蓝耳侧游走,封闭空间内声音被无限放大,声声回荡,声声引诱着北冥瞮深探。

          他嗅着两辈子自己最爱的幽香,欲壑难填,眉宇间的贪婪......令人心底掀起怒浪,无处可逃。

          爱欲,嗔痴正在吞噬着他的理智。

          “秦泽励!”

          察觉到身后男人的情绪惊变,程迦蓝抬高声音,北冥瞮立刻放开了她,也未纠结程迦蓝方才故作生分的言辞。

          “不要关机,我会随时联系你。”

          ......

          脑中不自觉回忆着男人最后一句话,程迦蓝屏蔽掉心中的异样感,抬步进入,程望熙正等着她。

          “舅舅。”

          “还知道回来?”程望熙冷哼,胆子大了,出了这样的事情也敢彻夜不归。

          自知理亏的程迦蓝只得主动斟茶赔罪。

          “舅舅,我不回来是怕目标太大,若是让那些媒体捉到,介时只会更麻烦。”程迦蓝温声解释。

          “大小姐,老爷并无责怪您的意思。”刘叔笑着缓和气氛。

          “这个我明白,但解释么,当然也要有。”程迦蓝接过话说道,歉意足够,程望熙着实不好再说些什么。

          “我也不知道你究竟麻烦了哪个朋友,今后这种事情能省则省,人情可不是这样用的。”

          “还能麻烦谁,左不过是曾经的朋友,留个宿而已算不得什么,舅舅不必太较真儿。”程迦蓝面色未变,语气中的淡然始终如一。

          抬眸,对上程望熙那双带着探究的双目,她仍旧坐得端。

          连夜奔波,却不见颓唐,程望熙定睛看着程迦蓝,半晌才轻轻叹息:

          “迦蓝,今后遇事要第一时间告知舅舅,你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终归吃亏。”

          “而且,你父母也不愿看到你这幅模样。”

          话落那刹,程迦蓝下颚猛地绷紧,温茶润喉,滋养了喉间的那片干涩,缓缓咽下茶水,她淡笑点头。

          如临深渊的夜晚终于过去,程迦蓝嗅着房间熟悉的味道,心底终被安全感填满。

          指尖拂过右耳,仿佛男人炽热滚烫的温度仍残留着。

          仍让她心尖儿发烫......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huquge。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