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5agqb"></span>
  • <wbr id="5agqb"><del id="5agqb"><listing id="5agqb"></listing></del></wbr>

    1. <s id="5agqb"></s>
      <i id="5agqb"><nav id="5agqb"><legend id="5agqb"></legend></nav></i>
      1. 言情小说网 > 全能万人迷她又野又飒 > 第七十九章 光明正大弄情敌?人进来出去可就难了

        第七十九章 光明正大弄情敌?人进来出去可就难了

          自上一次程兰两家家宴之后,程迦蓝便隐约察觉到秦泽励对于兰浮钏的敌意,当然,某人也根本没有想过掩藏。

          光明正大,从不遮遮掩掩。

          无论是何目的都不要紧,要紧的是,现在兰浮钏被迫参与进来,而秦泽励又是当下总署局的龙头角色,两人怎么可能不对上?

          “迦蓝,何事这么急?”程望熙不动声色地问着,看向程迦蓝极其匆促的身影,敛下眸中还未散去的深意。

          “舅舅,兰公子被带走的事情您知道吗?”

          “刚刚得知,这事不必急,媒体那边程家已经完全控制住了,浮钏素来心思缜密,总署局的那些人奈何不了他。”

          “这个我明白,只是他的身体您清楚,不如我们去看看必要时候也能帮上忙,毕竟他父母......”程迦蓝话至半途戛然而止。

          程望熙会意,轻点着头穿衣。

          现在,程迦蓝只希望事情不会如她所想,程家人到场,理由很充分,兴许......

          看在程兰两家交情的面子上,兰浮钏不会立刻对秦泽励出手,当然,若是此事与秦泽励无关,那便皆大欢喜。

          不论事情如何,她总要看看才放心!

          车内气氛诡秘,程望熙没有作声,当年两个晚辈皆是无意,所以两家联姻的事情彻底吹了。

          但,现在迦蓝的态度相比于之前可谓是好转了不少。

          “着什么急?兰家可不是吃素的,浮钏更加不是。”程望熙沉声说道,语气中的意味深长忽地点醒了程迦蓝。

          “舅舅,兰伯母事后得知定然也会着急,既然程家如今有求于兰家,那么这时候自然要雪中送炭。”

          “这份情,程家于情于理都该送到。”声音顺着微风徐徐而来,飘进程望熙耳中。

          话落半晌,程望熙放在身侧的手指忽然相互摩挲着。

          “那倒是舅舅考虑不周了。”

          “这算什么考虑,左不过是我更加注意些而已。”程迦蓝淡声回答,从程宅赶到总署局至少需要半小时,这还是道路未堵塞的情况下。

          果然,她舅舅出手从无意外,偌大的事情被曝出,先前忙着评头论足的网友竟然岑寂了下来。

          “今晚消息不会传出去,但过了今晚,程家的效果就到此为止了。”程望熙看着程迦蓝不停划动的手指,温声解释道。

          *

          “兰公子,审讯室有些凉,您可以披衣服进去。”董鹤鸣示意。

          “多谢。”

          闻声,在场所有人眼底难掩唏嘘之色,当真是应了传言,翩翩君子一个,音色温润,极难让人不生好感。

          朝向众人颔首,兰浮钏脊背挺直,自行推动轮椅进入审讯室。

          董鹤鸣是第一接触兰浮钏的人,与程迦蓝不同,这一次他无需再避嫌,与此同时,这一幕也落进北冥瞮的眼中。

          四面的监控墙有数米之高,普通审讯,无需开启这么多监控,至少程迦蓝没有如此待遇。

          “秦队,兰公子这问题......”

          “董鹤鸣在,你们怕什么?”北冥瞮眼神扫视着屏幕中身姿隽秀挺拔的男子,双目微微眯起。

          “我的行程已经如实禀报,若您不信,兰家很乐意配合彻查。”

          “只是,您是否也该听听旁人的说法?”兰浮钏全程挂着温润的笑容,语调平缓没有丝毫波动。

          他身下的测谎仪更是静得很,静得让董鹤鸣怀疑......

          莫不是坏了吧??

          所有人的视线皆被兰浮钏吸引,北冥瞮面色未变,眼底的幽深叫人探不到底。

          突然,有队员小跑进来附在北冥瞮耳边说着:

          “秦队,兰家人进来的消息没有传开,我们这边是否该尽快结束审讯环节?”这是董鹤鸣派来的传话队员,自然也代表了他的想法。

          定睛看着屏幕半晌,北冥瞮唇角缓缓勾起一抹浅弧。

          血腥气迅速蔓延开来,既然都进来了,想要安然无恙地走出去?

          不付出些代价怎么行?

          看着男人侧身离开的身影,方才,传话的队员只当是说动了北冥瞮,董队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要让秦队点头。

          大步回到办公室,北冥瞮看着网上一派风平浪静的局势,眸中讥诮加深。

          “瞮爷?”电话那头,声音暗沉,带着恭敬意味。

          “十分钟内,通知云溪城内的所有媒体将兰家人被捕的消息传出去。”

          “要让全城人......都知道。”

          “是。”

          眼下,分明赤阳高照,但却令人脚下尽生寒意,挂断电话,北冥瞮有些百无聊赖地看着手机。

          点进微信,几个被迫挂断的语音通话赫然入眼。

          心尖儿瞬时被揪起,北冥瞮呼吸微紧,正欲回拨,不料室外忽然传来阵阵嘈杂声。

          “叩叩。”

          “进。”北冥瞮沉声说道。

          “秦队,情况与黄汝林的说法对不上,对方......暂且没有疑点了。”

          “到24小时了吗?”

          “没有。”

          “继续押着。”北冥瞮声音淡凉,心底冷笑加深,这人......当真玩得一手好诈!

          他分明在自己之前动了狠手,倒是装得很像良民。

          十分钟后,全城内的媒体几乎人手一份兰浮钏进局子的消息,这特么都是什么魔鬼新闻啊!

          而且,不播不传还不行?

          【惊世新闻出炉:兰家人疑似与黄某某之事有牵连!】

          【兰家人亦不能免俗?黄某某事件疑点再现!】

          仅仅几分钟,在兰家帝庭等待兰浮钏归来的人眼底写满了惊骇,怎么会这样?

          这些媒体不要命了么?

          “现在要如何?夫人和老爷根本说不上话啊,难道要去求程家老爷?”

          “先去找黄家人!”

          ......

          一路狂奔,终于胜利在望,看着近在咫尺的总署局程迦蓝气息微重,情况很乱,方才,兰浮钏进局子的消息忽然传了出去。

          此刻,程望熙的脸色同样阴冷至极。

          挑衅他,亦或是挑衅程家?

          胆子太大了!

          再入总署局,程迦蓝却是带着焦虑而来,最初,她以弱者入局,步步算计,步步顺利,期间虽变数颇多,可无一能惊起她的焦虑。

          没错,就是焦虑。

          再度重来一世,她程迦蓝可不是为了让秦泽励这个男人掉进如此阴沟中的!

          最重要的事情还未做,最重要的人......

          还未救。

          贝齿死死咬住下唇,那股子腥甜入喉,暂时稳住了程迦蓝的情绪。

          当下,消息是传得有模有样,人的那张嘴看似温润毫无攻击性,但却胜似利刃。

          流言,害人。

          “进来。”北冥瞮忽地抬高声音,室外的小队员推门进入。

          “拿给他看。”长指点着屏幕上标题党们的话语,北冥瞮眼底的暴虐情绪瞬间炸裂,仅有一瞬。

          似鸟迹虫丝,瞬时澌灭无闻,消散得无迹可寻。

          暴风前的沉寂,永远是迸发的前兆,能否逃出生天,端看谁的洞察力更强。

          可惜......聪明人太少。

          这个他,指的是谁显而易见,黄汝林的录音中表明自己受到了仇家报复。

          黄家出事之际,自然也是复仇的最佳时机。

          录音末尾,他带过了兰家二字,无需太长话语,兰家是何种角色,众人心知肚明,两个字足以掀起惊涛骇浪。

          北冥瞮的目的达到了,消息传出去的那刻,兰浮钏是否有无嫌疑都不重要了。

          因为......

          他人,已经进来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huquge。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