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5agqb"></span>
  • <wbr id="5agqb"><del id="5agqb"><listing id="5agqb"></listing></del></wbr>

    1. <s id="5agqb"></s>
      <i id="5agqb"><nav id="5agqb"><legend id="5agqb"></legend></nav></i>
      1. 言情小说网 > 剑语清歌 > 第六卷 破局 第三百三十三章 神力涌动

        第六卷 破局 第三百三十三章 神力涌动

          “林昊!”

          听到林昊的声音,兰心当即喜出望外,瞬间的欣喜已经让她忘却了身体被诸葛明辉的灵压挤得将要碎裂的剧痛,转动着眼珠四处搜寻林昊的身影。

          “兰姨,别找了,你看不见我的!”

          看着兰心脸上的喜悦,潜藏在空间裂缝之中的林昊心中涌出一道暖流,他眨巴了几下眼睛,悄然将一粒晶莹剔透的透明药丸塞进了兰心的口中,小声说道:“诸葛狗贼已经打算彻底放弃你了,要是不看到你死,他是决计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且忍一忍!”

          透明的药丸刚一入腹,兰心便感觉一股冰凉的气流瞬间充斥了全身,还未及说些什么,她的意识已经开始渐渐模糊,须臾,便完全没了声息。

          “诸葛大哥,有道是虎毒不食子,你一生未娶,膝下无子,兰心这个丫头于你而言近乎亲女,你却能够毫不变色地将其诛杀,这份心性可真是让小弟佩服啊!”

          感应到兰心的生命力消失不见,诸葛明辉这才停下了灵压的释放,他看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兰心,脸色铁青,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一旁的南宫疾风与独孤雪河见诸葛明辉脸色难看,皆是不发一言,而东方白石却讪笑着走上前,朝着兰心的“尸首”摇头叹息了一阵,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唉,这丫头不是好歹,说来也是活该,只是可惜了光明殿就此失去一大助力,诸葛大哥在接下来的七国之争中只怕要在欧阳殿主那里吃点小亏了!”

          “东方白石,你想说什么?”

          如今大局未定,太玄殿主还在一旁蓄势待发,东方白石却在这个关头煽风点火,当即便让诸葛明辉十分恼怒,他扭过头瞪了东方白石一眼,冷冷地说道:“本座与欧阳墨轲要如何行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插嘴了?”

          “额......呵呵呵......诸葛大哥别误会,小弟不是那个意思!我这不也是为了你考虑么?”

          感应到诸葛明辉身上的灵压开始蠢蠢欲动,东方白石急忙住了嘴,嘿嘿地讪笑了几声,低着头退到了一边。

          “诸葛明辉,我还以为你将八大神殿的人都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呢?原来他们也跟你一样各自心怀鬼胎呢,哈哈哈......”

          轩辕天恒将东方白石和诸葛明辉的对话听在耳中,立马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嘴角一扬,大笑道:“说来也是,自古以来,圣心城十大神殿的殿主都是惊才绝艳之辈,到我们这一代也不外如是,作为屹立在大陆之巅的最强者,谁又愿意屈居人下了?他们以生命为赌注跟你如此犯险,要是到头来只换的一个充当仆人的结果,未免也太可笑了!”

          “轩辕天恒,到了这份上,你难道以为凭你三言两语便能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么?”

          诸葛明辉如何不明白轩辕天恒的话是什么意思,闻言先是没好气地瞪了东方白石一眼,而后方才皱着眉头说道:“抛却澜沧和森罗,我们这边如今还有七名神级强者,就算你的修为已经达到了超出神道的范畴,也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你若是识时务的话,便乖乖依从我的提议,将开启太玄殿秘殿的钥匙交出来,如若不然,那我们也只能来硬的了!”

          “哈哈哈......可笑啊可笑!诸葛明辉,你与我相交多年,难道还不清楚我的个性么?自从我登上太玄殿主之位的那一刻起,你几时见我向邪魔外道妥协过?”

          诸葛明辉的威胁在轩辕天恒看来显得十分苍白无力且可笑,使他忍不住摇头笑了起来,说道:“三十年前,你与欧阳墨轲设局,故意激怒林狂,引他向我挑战,我明知是计,却故意没有拆穿,不仅任由你们将林狂追杀至葬神沙漠,还将唯一的女儿作为陪葬品一起牺牲,你可知道,是为了什么?”

          “你该不会是想告诉我,你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请君入瓮吧!”

          听到轩辕天恒旧事重提,诸葛明辉的心中不由地掀起了一阵波澜。他一直为自己的伪装洋洋得意,因而即便猜到轩辕天恒已经有了防备,却还是不愿承认,犟着嘴说道:“轩辕天恒,不要虚张声势了!当年你牺牲林狂和自己的女儿,不过是为了压制他的老子罢了!你口口声声说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圣心城,将自己塑造得好像是一个大公无私的圣人一般!其实际你也不过是一个害怕自己的宝座被林家夺走的可怜虫罢了,要是林狂的老子真的出世,你真的有那个胆量与他一决生死么?少装蒜了!”

          “林大哥......”

          提及林昊的爷爷,轩辕天恒的思绪瞬间回到了百年之前,他呢喃着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良久方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似乎是想甩开脑海中的杂念一般,说道:“或许你说得对吧!我终究还是没能从那场失利的阴影中走出来,这么多年过去了,每每想到林大哥,我的背后都会不由自主地袭来一阵寒意,仿佛他就在我的身边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一般,令我不敢有丝毫懈怠和大意,唯恐一不小心违背了当年的承诺,引得他重回大陆,将我苦心经营的大好局面全部推倒!”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这个胆小如鼠的无胆匪类,竟被一个禁锢在绝地之中的垂死之人吓成了惊弓之鸟,真是贻笑大方!亏你还是被世人供奉成圣神的存在,我呸!”

          轩辕天恒说话之时,眼中光芒流转,看起来既像是在缅怀曾经的挚友,又像是在害怕一般,看得诸葛明辉大为恼火,啐了一口,不屑地骂道:“他为了助你登上太玄殿主的宝座,不惜用天道之力禁锢己身,从此只能窝在绝地之中,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或许早已化作一堆枯骨,可怜你却还在为当年的几句搪塞之语畏畏缩缩,真是笑死人了!你当我不知道你当年许下那个承诺只是为了诓骗他么?如若不然,你又何必牺牲自己唯一的女儿,为的只是将他的后人抹杀干净,从此高枕无忧,再也不需要担心有人回来跟你争抢太玄殿主的宝座!怎么?而今看到自己岁月无多,而可人的后人又再度出世,又想让林昊那个臭小子来继承你的衣钵了?”

          “天道昭彰,报应不爽,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只是可惜了林昊这棵好苗子,唉!”

          想到林昊在各方面表现出的出类拔萃,轩辕天恒的心瞬间又变得无比失落,看着林昊先前站立的地方,他不由地老泪纵横,懊悔地说道:“我一生机关算尽,到头来却是一无所获,不仅亲手葬送了可人,还没能保住她留下的血脉,轩辕家和林家结成姻亲,多好的事情啊,不想却因为我的一己私念搞成这般结局,恩师,我有愧于你啊!”

          “哼,你何止是有愧于师尊,天下苍生谁人不受你的荼毒,身为太玄殿主,不仅在位期间毫无建树,就连人族的力量也在日益削弱,如今大陆异族横行,这一切都赖你!”

          见轩辕天恒的情绪渐渐低落,身上的灵压也开始慢慢随之变弱,诸葛明辉猛地一喜,急忙抓住机会,煽风点火地说道:“异族借着三大商会掩人耳目,这么多年早已在大陆根深蒂固,如若没有本座暗中对他们进行打压,不仅是七大帝国,或许连圣心城也已被他们侵占,你整日只惦记着自己的修行,对大陆之事不闻不问,全然忘了圣心城的使命为何!先辈的遗训也好,人族的未来也罢,在你心中皆不过只是微不足道的事情,这个世界上,除了姓林的老头,你谁也不放在心上,如你这般,还有什么资格位居太玄之主!你遗祸万代,害人不浅,早就该退位让贤,将剑元大陆的人族交给一个更加有雄心壮志的人来把握!可你是怎么做的?非但一点也意识不到自己的罪责,还妄图以太玄殿万年的底蕴为武器,牺牲人族的未来,仅仅只是为自己的外孙报仇!你自己说说,你是不是数典忘祖,以权谋私,全然没有将太玄殿殿主应负的职责放在心上?”

          “我数典忘祖,以权谋私?!”

          轩辕天恒此时本就正处在崩溃的边缘,诸葛明辉的一番质问无异于火上浇油,瞬间便烧断了维系他心境清明的最后一根弦,听完诸葛明辉的话,轩辕天恒不由地一阵失神,一脸茫然地指着自己,不住地喃喃自语,原本神采奕奕的面容眨眼间便枯败了许多,看起来像是一个孤独无依的老头一般,全然没了半点太玄殿主的风范。

          感应到轩辕天恒身上的灵压正在极速消退,就连他手中的那柄长剑也变得晦暗了许多,诸葛明辉眉头一扬,急忙朝身后的南宫疾风和东方白石使了个眼色。

          二人会意,各自暗运灵力,不动声色地向轩辕天恒围了过去,半空中的西门狂龙见状,也慢慢地落了下来,与三人形成合围之势,将轩辕天恒围在了当中。

          意识到诸葛明辉四人是准备趁着轩辕天恒失神之际取他的性命,独孤雪河急忙撤身闪出了包围圈,撒开腿头也不回地往澜沧殿的方向奔逃而去。

          诸葛明辉四人的主要目标乃是轩辕天恒,对于独孤雪河,他们并不在意,因而看到他撒丫子逃跑,也并没有追击,四人全神贯注,一心只想除掉他们称霸剑元大陆的最大阻碍。

          随着四人的灵力运行,圣心城的空气骤然间变得凝滞了许多。

          此时皓月当空,皎皎月光洒在大地之上,将圣心城古色古香的高楼披上了一层洁白的外衣。

          本应是一副绝美的画卷,却散发出一股诡异的清寒!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1xs.com